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875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K。CWT40》殤羽櫻【伏八】試閱二

  

『你說你要離開吠舞羅?』

『說笑的吧?』

當他用一臉認真的表情說要離開吠舞羅、離開尊哥、離開我身邊的時候,我知道他不是說笑,可是我希望他是在跟我開一個惡劣的玩笑,我一定會像平常一樣打他的肩膀,取笑他居然也學會了開玩笑。

但他只是沉默的看著我,沉悶的焦躁感和他講話的聲音大了點,試圖掩蓋內心的不安,直到他笑著甩開我的手,反壓在身後的牆上。

『我已經膩了這種無聊的同伴遊戲了。』

『也受夠你的幼稚,成天尊哥尊哥的叫,簡直就是周防尊的跟屁蟲,讓人作噁。』

當下我氣的揍了他一拳,完全無法諒解。然後他將赤之族的代表榮耀的紋章抹滅,在我面前。

他的決定我改變不了,他到底在想什麼我完全不明白。

原以為這麼靠近的我們,是彼此最重要的存在,可笑的自以為是,原來他根本不把我當一回事。

有了這個現實的認知,內心的某一角正叫囂疼痛,有什麼崩毀的聲音,掉落了某一部份的感情。

『美咲。』

當我低垂著頭聽著他一聲一句叫喚著我的名,眼眶中的灼熱在打轉,他突然伸手抱住我,不論我怎麼掙扎推開他,他的擁抱絲毫不鬆手。

我不願意再跟他講一句話,抵著他肩膀的地方濕潤了起來,他仍是不停叫著我的名字,用沙啞破碎的嗓音。

吶,猿比古你是在難過嗎?為什麼?離開吠舞羅、離開尊哥,離開『我』,不是你要的結果嗎?

『美咲你根本就不明白……』

他在我耳邊重複著這句話,我實在很想大罵他,卻被他接下來的舉動給震攝了。

他突然抓著我的臉,將他的嘴往我嘴上貼,當下我只能瞪大著雙眼,腦袋空白的看著他,久久無法反應現在到底是鬧怎樣。

攤牌了,鬧悲情,再到偷襲?玩弄我也太超過了!

奮力的想推開他,沒想到根本沒什麼力氣的傢伙,現在死命地抓著我,掙脫不開。肩膀被他壓在牆上感到生疼,也不好失力,他利用這個曖昧的姿勢,將自己的腳卡在我的雙腿間,不停啃咬、吸吮著我的唇,氧氣就快被這傢伙給吸光了,腦袋被吻的暈,感覺到他的手在我身上游移,撩起衣襬摸著我的乳頭,麻癢的感覺讓我不自覺地縮起身子。

『快、快住手……猿比古……』

不論我怎麼推他、揍他,他都不為所動,他甚至將手伸進我的褲頭,搓揉起連自己都不曾這麼碰過的性器,帶點情色意味的手指,刺激著我全身的感官。

我頓時感到害怕,面對這陌生的情慾,還有他現在此刻悲傷卻滿足的臉。

『夠了!』趁了空隙,揍了他肚子一拳後,見他撞到他身後的牆,摀著肚子,咯咯的笑著、瘋狂的、失控的,像只負了傷的野獸,具有猛然一發的攻擊性。

『你們倆……在做什麼?』

第三人的聲音突然打亂了一觸擊發的氛圍。

是十束哥。他睜著憂心的目光看著我們,我們並未回答,他也沒再說什麼,直到猿比古從地上站起身,頭也不回地走出巷道。

同時,也走出我的世界,劃清了我們的過往。

不是沒想過想在挽留他,甚至想過讓十束哥跟他談談,可是,直覺告訴我……我們已經回不去了。

就像直覺曾告訴我,我們可以很要好一樣。

我很明白,他這一走,就再也不可能像從前,我身後有他、他身後必然有我。

一切,都只能留在過往的記憶,慢慢的、慢慢的……消散。

 

❇ ❇ ❇ ❇

 

一股暖流包覆著全身,舒服的在嘴裡咀嚼不成調的嚶嚶聲,久未休息的身體在諸多方面都已經到達極限,連睜開眼睛的力氣也沒有,但腦袋中的思緒漸漸清晰,在失去意識以前的片段影像,讓他猛然睜開雙眼,瞪著那雙圓大的雙眼環顧四方。

煙氣飄盪在柔黃的空間裡,滿室的熱氣,自己身浸在溫暖的熱水裡,肩膀上的傷被人好好包紮過,也套上一層防水膠,但為了上未清醒的他沉浸到水裡,手腕包著布條被手銬銬在一旁的架子上。

八田皺著眉頭扯了扯紋風不動的架子,只是自己這個動作可是扯痛了自己的肩膀上的傷,沉著臉,低頭看著自己浸泡在熱水裡赤裸的身體,斑斑點點的紅痕,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麼。

他立馬炸毛的扯著手腕,也不在乎疼痛了,現在他只想殺人。

羞恥的記憶在他腦海裡播放,自己軟弱的向那傢伙求饒、發出可恥的呻吟聲,只要一想到這些,他就羞憤的想殺了對方。

但就在他掙扎的時候,股間的怪異感,讓他不安的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

突然,體內一陣麻癢感,有什麼不知名的東西在身體裡,不停震動體內的柔軟,刺激著稍早發洩過後敏感的身體。

八田曲起雙腿,用另一隻自由的手,摸著自己股間的私密處,心裡一陣慌亂,同時那震動的麻癢感不斷的加大,讓他忍不住在狹小的浴室裡叫出聲,清晰迴盪著他的聲音,簡直羞恥的想一頭摘進水裡,可惜被銬住的手牽制住他的行動。

「唔!可惡,那渾蛋到底放了什麼東西在我身體裡?」

「跳蛋啊!特地去買的呢。」

伏見的聲音頓時出現在浴室門外,他蹲在門外用手撐著頭,兩雙不懷好意的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浸泡在浴缸裡的八田。

「……你到底還想幹嘛?」即便身體在溫暖的熱水中,他還是覺得心裡瀰漫的冷意讓他寒毛直豎,對於接下來有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嗯?我不是說了嗎?」像是聽到什麼有趣的笑話,伏見笑著站起來,漫步走到浴缸旁,近距離地在八田眼前放大,柔聲地說出冰冷的話語。

「讓我們將未做完的事情,完整的做一遍嗎?」

                                                                                                                                                  

「唔……哈啊啊……不、痛…啊……」

浴室裡迴盪著八田壓抑的呻吟聲,以及被撥弄的水聲和情趣用品在體內運作的嗡嗡聲,離開水中跪趴在浴缸邊緣的八田,被強迫翹著臀背對著伏見,自由的那隻手緊抓著浴缸邊緣,體內的跳蛋因伏見又拿了個假陽具按摩棒塞入他體內而在更深層的地方震動著。

私密的穴口沁入了水和大量的潤滑劑,變得柔軟好探,但從未用後面做愛過的地方,突然被異物闖入,也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不是很溫柔,反而有點粗暴,伏見控制著按摩棒出入那柔軟的穴口,將震動的開關時大時小的玩弄,那種未知的衝擊快感,簡直快把八田給逼瘋了。

「哈啊啊……不要不要了……拿出去啊、好難受唔嗯……」抗拒著異物的進入,疼痛伴隨而來,包紮過的肩膀再次染血。

伏見默默地看著八田顫抖的背脊和重新染血的肩膀,將按摩棒的電源關掉拔出丟到一旁,也從八田體內拉出那顆震動已久的跳蛋,瞬間沒了異物搗弄身體,除了一股厭惡的空虛感外,八田稍微放鬆了神經,跪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喘著粗氣。

「總覺得有點不爽啊……」伏見站在他身後,這麼說。

「美咲因這種東西呻吟、軟了腰,感覺就非常不爽。」

「嗄?你、你這傢伙……究竟鬼扯什麼……」緩著氣息,八田冷漠的瞪著他。如果可以,他現在就想宰了這傢伙,挫骨揚灰。

伏見的手指摩擦著發紅的穴口,將手探了進去又抽了出來,一抽一入的刮搔著已經泛濕的肉壁掀起粉紅的嫩肉。

「剛剛只是趣味的前戲,待會可要動真格了。」

「啊嗯……快住手你、這渾蛋……啊!」

直接將三根手指進入八田體內,刺探著某一點,讓八田經不住地大叫出聲。

「嗬 ~ 這裡嗎?」伏見笑著,拼命往八田的敏感點刺入,讓他強忍的呻吟聲不斷地從嘴裡發出。

俯下身,親吻著八田纖瘦卻顯得美麗的蝴蝶骨,另一手套弄流著淚的硬挺,前後交織的快感,他發了瘋的扭著腰掙扎,那隻抓著邊緣的手不斷在水中拍打激起水花,那隻被銬著的手,就算手腕被包著布,也因他粗暴的動作,摩擦出血痕,肩膀的傷更是不用說了,早就滴出了血在泛黃的磁磚上,暈開艷麗的血紅。

在伏見眼中他的掙扎就像一種邀請,自動的扭著腰,想要更多更多的快感。

加快手中的速度,在八田到達高潮以前,他將手指從小穴用力抽出,八田仰著頭泛著淚光的眼,因伏見的猛然間的刺激驚叫射出,到達今晚第二次的高潮。

「可沒時間讓你休息喔!美咲。」伏見滿意的看著自己濕黏的手,舔舐著滿是八田精液的手指,再次抬高他的腰:「美咲的這裡,可是屬於我的。」

「怎能臣服於玩具的快感呢?」

做足了開闊前戲,伏見將他早已蓄勢待發的灼熱抵在八田的股間,他不急著插進去,他想讓他感受自己對他的執著。

知道那滾燙的硬物是什麼,八田心裡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但他不得不承認比起剛剛的玩具和手指,伏見的東西反倒讓他覺得安心。

意識到自己緊張卻帶著放心的複雜情感,就又想把自己的頭摘進水裡,看是不是浸一點水腦袋的思緒才會正常?他現在可是被人強暴啊!安心個什麼鬼啊?

被伏見捉著下巴,用極度不舒服的姿勢扭過頭去,他親吻著他的唇,帶著侵略性的吻,將舌頭探進他的口腔,糾纏著他逃避的舌。

「唔嗯……」

隨著長時間的深吻,失去的氧氣使八田脹紅著臉,忍不住揪緊伏見的衣領,想推開他、又緊緊的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

趁八田的注意力渙散的同時,伏見將他的硬挺插進八田溫暖緊緻的小穴。

「唔嗯嗯!」

「哈啊、還真緊啊……就算剛剛做了那麼多,你這裡還真是緊的讓人發疼,爽死了。」帶著疼痛的快感,伏見十分喜歡這種感覺,尤其帶給他這種感覺的,是他最愛的美咲。

他就在美咲體內,赤裸裸的感受著他因疼痛緊張收縮的內壁,緊咬著他的那根不放,動一下就能激起巨大的快感和美咲依本能而無法忍耐的叫聲,一聲一聲,愉悅在耳。

「啊、不、不要……不要動了、好痛……嗚嗯……」

沒時間等八田習慣,伏見的理智早已在進入的那剎那斷了線,他可是等了好久、好久,久到飢餓的地步,才貨真價實的得到這個人。

美咲的體溫、柔軟、緊緻、最私密的一切,都屬於我的。

伏見瘋狂的在八田體內抽插,黏膩的水泡在他們相連處,不停撞擊的聲響,在狹小的浴室裡發出羞人的啪啪聲。

已經沒心神在管周遭的聲音,以及自己嘴裡發出羞恥的呻吟,腦袋一片空白,唯有的感覺只剩伏見在他體內肆虐,激起的快感。

伏見不停撞擊著那點,刺激他叫得更大聲,甚至讓快感將他淹沒,他沒有自覺的配合起伏見扭動著自己的腰迎合著,希望能夠得到更多。

因為他知道抱他的人是伏見,所以他想要;但也因為他知道這人是伏見,所以他覺得悲傷。

伏見這麼做的理由,究竟是為了玩弄他?還是別有用心?

「啊啊嗯……已經、已經不行了哈……猴嗯……啊……」

彼此都感受到對方就快到達極限了,伏見喘著粗氣在混亂中,將八田的手銬給解開,將他的身子拉起坐在他上面,突然的深入又刺激的讓八田哭喊了幾聲。

想抱他,緊緊的……將他鎖在自己懷裡!

私處相連的地方猛然轉了一圈,互相悶哼了一聲,但這樣他們就能面對面環抱著彼此。

伏見抱著八田的腰,不停迅速的上下帶動抽插,八田將伏見的頭,環抱在自己胸口,劇烈的心跳聲和粗重的喘息聲,從他的胸口急促的發出,他能清楚地聽到,在最後八田叫他的稱呼。

「猿、猿比古!」

 

「唔!」

「哈啊啊!」

伏見在八田體內射入滾燙的精液,也在同時八田再次洩在他腹部上,量已經沒前兩次那麼多、那麼濃了,而他的體力也到達了極限,在最後他仍喚著他的名字,便軟倒在他懷裡,毫無防備的沉沉睡去。

抱著八田嬌小的身體,伏見逐漸緩和著自己的氣息,其實他還想再來一次,他的那裡還很有精神的在八田體內挺立著,但他清楚自己已經太勉強他了。

原本就受傷,甚至久未休息的身體,再被他這麼不體貼的操勞,就算是精神十足的八田也會累倒。

深呼了一口氣,讓他的硬挺從八田體內滑出,股間情色的流出濁白的異體,他看了一眼,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

「看來我也沒資格取笑你啊……」

濃烈的味道和白濁,可看得出他也是累積許久了,不然也不能再插進去的當下,就失去了理智,瘋狂的抽插起來,他可不是這麼沒理智的人。

將自己稍微處理一下後,再次將八田清理乾淨,重新包紮傷口,穿上他那些對八田而言過大的襯衫,將他放進已經打裡過的柔軟床鋪,沉默的坐在一旁盯著他的臉看。

『猿比古……』

已經多久了?多久沒聽到他叫我的名字了?

因為他叫他的名字而射出來,對他來講其實挺丟臉的,卻也……甘之如飴了。

用額抵著床中人兒的額頭,輕撫他的臉,柔聲的喊著他最喜歡的名字:「美咲……」

並將未脫口而出的話語,含默在彼此唇與唇之間,連同無法向對方傾訴的感情,一同隱藏在這一吻裡……


 

殤   ( 上 )   【伏八】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