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875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你不再是我的光【青黑】


他不知道這種時候,黑子哲也約他在街籃的用意,明明明天誠凜和桐皇的比賽就要開始了,說要場前下戰帖,也不太可能,他們不需要這麼膚淺的話語,所以……到底是要幹嘛?

呼出的熱氣接觸到冷空氣形成白煙,青峰想,依黑子怕冷的性格,絕不是說說無聊的話就好的人,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吧?

或許又是要跑來指教籃球?嘛,他也沒什麼好教他的,他和黑子根本就是不同的形態,之前說好聽的是教他投籃,但也沒什麼好教的,唯一可取的就是將他們兩個的關係拉回從前,好不容易能再次正常聊天、出去玩,做以前會做的事情。

他對現在的關係很滿足。

是的,滿足,這樣就行了,只要他和哲能夠像從前一般,就夠了。

在街籃的球場上見到那抹單薄的水色身影時,看著他因寒冷的天氣呵著手取暖,在心裡罵他傻,不會帶著一杯熱飲或不要提早來嗎?

想一把將對方圈進自己懷裡的衝動,硬深深停在咫尺,默默地改成把口袋裡早已買好的熱飲貼在對方臉上,順利看到那張淡漠的臉孔驚嚇的模樣。

「請青峰君不要嚇我,會生氣的。」黑子哲也皺著眉頭說。

青峰好笑的在心裏吐嘈平時都是黑子在嚇人,被人嚇一下也算是報復吧!

聳聳肩,沒在口頭上逞口舌之快,他坐在一旁的觀賞椅上,拉開瓶裝罐,問:「這種時候找我出來,該不會又要練習投籃了吧?」

「要投籃我自己會的。」黑子沒有走到青峰身邊坐在他旁邊的位置上,漠然的藍瞳靜靜的看著對方。
青峰笑而不答,早知道不是了,在說只是當個開場白而已。

雖然他們的關係能回到從前,但那都是有火神在的時候,他們才能自然的聊天,像這樣單獨相處,一直都還很尷尬沉默。

「那,有什麼事?在這大冷天的,感冒的話,明天可是不會放水喔!」

「嗯,為了打敗青峰君,不會感冒的。」

「可真敢說。你以為我會在輸第二次嗎?」將飲料罐擱在旁邊,伸長了腿,仰著頭看著漆黑的天空,有些煩躁。

啊啊……重點到底是什麼?

黑子沉默了許久,久到青峰的耐性都要沒了,當想要催促的時候,黑子頓時開口。

「青峰君滿足現在這種情況嗎?」

「嗄?」哲沒頭沒腦的再說什麼啊?

「只要沒有火神君在身邊,就不知道該說什麼現況,感到滿足嗎?」無波的藍瞳,直映著對方的身影。

青峰不明白黑子這時話的真正涵義,他沉默的冷著臉,聽著對方接下來的話。

「我……現在的光是火神君,以後我也想為了火神君做他的影子。」

黑子的話,讓青峰冷硬的臉峻寒了幾分,抿直了冰冷的唇線,放在口袋的手,攥緊了拳頭,此刻的冰寒天氣,隨著黑子的話將他刺傷的體無完膚。

他忽然很想笑,很想仰天大笑自己的愚蠢。

這就是他所滿足的現況?只要能待在黑子身邊,不論任何位置都沒關係。這樣可笑到自欺欺人的話,就是他所謂的『滿足』?

撫著發疼的額頭:「這就是你約我出來想說的話?」

見黑子沒有反駁,青峰真的笑出來了:「賽前動搖對手自信這招……還不錯。沒想到哲也會耍這種小卑鄙,真是看錯你了啊,哲。」

猛然站起身,陰著一張臉走到黑子面前,他高大的影子整個將對方覆蓋住,在那雙看不出情緒的藍瞳裡,他只找得到前所未有的認真。

嘖了一聲,他覺得自己的頭現在痛得要死,冷風吹多的緣故吧?他分心的這麼想。

撇開視線,轉身就想離開,離開這個他想納入懷中,永遠不放開的水色人兒,讓他成為他心中的唯一。

那才是他該『滿足』的現況。

但,現在都成了泡影。

在他放開對方的手的那瞬間,他就徹底失去擁有黑子哲也這個人的資格,不論過去他們的關係有多親暱;不論他們過去多有默契,那都已是『過去』了。

早就回不去的過去。

踏著沉重的步伐,背對著對方也能感受到對方熟悉的氣息和細微的動作,他知道像他這樣熟記著對方的一切,從沒忘過,表示自己不曾忘記過。

自己當初傷害黑子的話語,都只是向黑子宣洩他的無助,自始至終都是他在和黑子撒嬌、任性,黑子受夠他了也是情有可原的,何必將一個不斷傷害自己的傢夥,放在心裡,甚至還有一點奢望能恢復從前的關係,不是很愚蠢嗎?

哲又不是傻子。

像他這種人,如果現在哭出來,一定會嚇死不少人吧?

「青峰君,從現在起,我所講的話都是認真的。」難得用很大音量在講話的黑子,沒有叫他別離開,只是忠於自己心裏想講的話。

「我希望青峰君不要再當我的光。」

停下腳步,他還以為黑子會說什麼話修復剛剛被打擊的心,沒想到是將那還有期待的自己,打回到絕望的深淵嗎?

哲也太狠心了,是報復嗎?嚇他的?還是過去的?

對了,他當初一直說自己沒給他一個加速傳球很後悔,現在想到更狠的報復方式了嗎?這倒是夠絕啊!

當黑子後面還說了些什麼,他已經聽不清楚了,他只記得自己當下轉過身,面對的紅顏和輕柔的笑顏,那抹水藍展開了自己的雙臂,叫喚著他的名,然後……

他終於控制不住在眼眶裡打轉的熱氣,也不管會不會嚇到面前的人,他想,如果當時自己像現在這樣很遜的表現在黑子面前,而不是說一些蠢話的話,那是不是他們就不需要繞這麼大圈,傷害彼此了?
哲嬌小的身形只到他的胸口,身體還有些冰冷,但此刻他的擁抱卻是世上最溫暖的。

彎下身,大大的擁抱住那抹思念已久的水藍,跌坐在冰冷的地上,刻劃著球場的白線,他們坐在籃球場上、他們相遇在籃球場上、他們分開在籃球場、和好在籃球場上,然後,失去能夠在籃球場上做彼此支柱的資格。

他說,他除了籃球場上,更想做籃球場下的『位置』。

而他的回應,早比那些千言萬語都表明不清的言語,要來得清楚的 ──行動表示。

 


〝 喜歡你,所以能成為我黑子哲也的戀人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