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875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子》我養了一隻貓【赤黑】


啊啊,其實我也從未在夢中夢見過他,一次也沒有,沒有因為想念或思念,讓這個人在非時期出來干擾過我的心神,因為這都是不必要的雜訊。

那,為何現在我會出現在這裡?與他見面,讓私情牽著鼻子走,明日就要跟是敵人的他比賽,我卻,悠閒地出現在這裡。

他看著我沉默不語,並未問我為何出現在這裡,或是有什麼事嗎,這類的問話,他只是用他那雙平靜的水藍直盯著我看,陷入微妙的寂靜。

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或做些什麼,難得腦中出現了一片空白,而他,大概是看出我的難處,或是自己也覺得這種氣氛壓的難受,才提議去附近的公園買罐熱飲坐下來。



接過哲也遞來的熱飲,將他握在掌心中,在走過來的途中以打理好情緒的我剛準備找個話題,他卻仍比自己更快開口。

「赤司君來這裡是有什麼話想說嗎?」

哲也是個聰明的旁觀者,他善於觀察人的一舉一動,做出有力的判斷。我確實是有話想說,但卻也不知該說什麼,應該說,現在說那些都不合時宜。

「你覺得我想說什麼?」

「例如……下挑戰書?」

「呵。」我想他是故意這麼說的,因為他無波的水藍裡沒有一絲認真,他知道我不可能會說這些話的。

「有可能喔。」我順著他的玩笑話,打開我們之間靜謐的氣氛。

頓時,我忽然想到一件無聊的事……

「我養了一隻貓。」

「咦?」

「一隻雪白色的貓,眼睛……」我看著他因我的話意外瞪大的眼瞳,輕輕撫上他的臉頰,手指劃過他的眼角:「很像哲也的顏色。」

純淨的水藍色,漂亮乾淨,跟哲也一樣,帶著信任與崇拜的藍瞳。




那是和哲也相遇前的同個早上,在家門口發現了傷痕累累、奄奄一息的幼貓,雪白的軀體上沾滿汙泥,看得出是剛出生的小貓,不知為何孤零零地躺在他們家門口。

當時我也不知抱持什麼樣的心情,任由管家將幼貓送去給獸醫後,便轉而上學,管家以為我想要收留牠,所以當回到家時,那隻幼貓被安穩的安置在我房間的一角。

我沒對此有任何意見,默許了那生物和我同居。

然後也再同一天,發現了失意的哲也。

讓 他 (牠) 們,同時駐進了我的生活。




「真難想像赤司君會養動物呢,你不是說不喜歡不聽話的嗎?」哲也撇開他的視線,喝著手中的熱飲,不自在的說道。

「恩,我確實不喜歡不聽話的動物。」

「貓咪就是不聽話的最佳代表喔。」

「恩,可是他很乖巧,也非常人性化。」現在想了想,那孩子確實沒給他找過任何麻煩。

「我想這是赤司君的威嚴吧?」哲也露出淺淺的笑,十分好看,然後問:「小貓有名字嗎?」

我沉默地喝了一口甜膩的熱可可,良久才輕輕吐出兩個字。

「沒有。」





白貓牠沒有名字,我沒給他起名,我想我大概只是默許牠在我的視線裡,卻沒有想過養牠的心,而飼養白貓的都是管家和一些女僕。

但牠始終跟在我身邊,就跟哲也一樣,與我並肩同行。

信任與崇拜混雜著不知名的情感,我知道他們相同的水藍裡,有著我不想承認,卻溫暖渴望的感情。

只是我,必須佯裝冷漠,心無旁騖,因為赤司家不准許失敗,不允許有未知難以掌控的情感吞噬理智,所以,我選擇忽視他們眼中,想對我表達的心意。

直到……

花開,花謝,止。

活潑的白貓病了,牠眼中的那抹澄澈的水藍變成憂鬱的藍,時常遙望著不知名的遠方,不曉得在看什麼。

牠沒有離開,只是變得不親近、不撒嬌、不在他身邊。

一時之間,有點難接受白貓的轉變,但對此我並沒有對此糾結什麼,反而覺得這樣比較好,不管是對牠還是對我,都輕鬆。

感情,是個擾人的東西,所以應該摧毀。

就像摧毀了在哲也心中對我的崇拜與信任,還有他眼中不應該存在的東西。

這樣我們才能無須被感情牽絆絆住腳時,向前走,往各自的方向。

讓一切全都變了調,成了汙濁的色彩,才能使之重生,引發新的光芒。

明明應該是這樣才對,可是為什麼……當看到哲也帶著堅毅的水藍再次站在我面前,身後帶著陌生的同伴,不復以往與之對立的時候,會有種心痛感。

就像……白貓不再親近、不再撒嬌、不再選擇陪伴在他身邊時,那股在心中抹不去的失落,一樣的強烈。





「為什麼不取名呢?那不是赤司君養的貓嗎?」哲也偏著頭不解的問。

「因為我從沒想過要養牠,是管家擅自留下來的,單純也只是那小傢伙特別黏我罷了。」

「哦……」哲也拉長了尾音的聲音和表情很可愛,忍不住在心裡愉悅地笑了笑。

「那所以現在決心要養牠摟?」

忍不住想再重申一次,哲也是個觀察細微的聰明人。我輕笑的晃著腳,撥開腳下薄薄的雪泥地。

骯髒汙濁的白雪,就跟初次見到小白貓時一樣,也跟見到失落到令人心疼的哲也一樣。

「或許吧。」





想養牠的念頭,或許是在哲也重新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也或許是……

總在遙望遠方的白貓突然動了動他可愛的貓耳,將圓滾漂亮的藍瞳轉向我,帶著與我記憶裡相仿的堅毅藍瞳注視著我的那刻起,牠突然像從前一樣,走到我身邊,蹭著我的腳,撒嬌地叫了幾聲,然後……

我,第一次抱起了牠。

既柔軟又溫暖的觸感,重要的是牠眼睛裡重新染上我的色彩的倒影,我頓時渴望又想念記憶裡的水藍,對著我笑,走在我身邊,與我並肩同行的日子。





「那孩子的名字,或許有點可笑,不過我挺認真取的。」默默地站起身,將不知不覺喝空的罐子準確投進垃圾桶內。

「叫什麼啊?」哲也輕輕拉住我的衣角,我轉過身將自己脖子上的圍巾套在他毫無防備的脖子上。

這個大冷天,也只有他會只穿一件運動外套了,明明很怕冷不是嗎?雖然我也是,但在哲也面前還是會想逞強一下。

但他似乎不在乎我的舉動,反而比較在意貓咪的名字,這讓我有些吃味,又覺得好笑。

我低下身,輕附在他耳邊,低沉的吐出令人失望了兩個字。

「秘密。」

「誒!?」如期見到他訝異的表情,有些惡質的轉身離開,背著他擺擺手,想到他一開始的幫我找的藉口,心情愉悅地說。

「等誠凜贏了,我再告訴你啊!」

等你贏了,我將會輸了一切,連同承認我過去最不想承認的事情。

「誠凜絕對會贏。」完全不意外會聽到對方自信的發言,現在的表情也一定是一臉認真,信誓旦旦的表情吧。

我想我大概,就是喜歡你這點,絕不放棄的心。噙著不明的笑意,帶著豁達的情緒,完全沒有想輸給對方的心情,或剛來見他時的迷惘。

這就是確定吧?哲也和其他幾個奇蹟不一樣的確認,是自己的心。


黑子哲也,有本事的話,就把赤司征十郎堅強的偽裝整個拔下來吧,不然你是無法走在我身邊的。
而且,大概也無法承受我後續的追求。







── 『貓的名字,叫『Liebe』。』
是『愛』和所有我的一切,連同我的心。









─── x ─── x ───


『 Liebe 』是德文的 『愛』的意思。
因為它除了音好聽之外,還包含了許多意思

【取自維基辭典】

[無複數]愛、戀
Die Liebe überwindet alle Grenzen. 愛跨越邊界。
[無複數]性戀、性愛
homosexuelle Liebe 同性戀
lesbische Liebe 女同性戀
[無複數]做愛
[俗]戀情、感情
[無複數]喜愛、喜歡
[無複數](mit ~)關愛、關心
Jeden Tag kümmert Gertrude sich mit viel Liebe um ihren Kräutergarten. 格楚德每日都細心照料她的芳草園。
[無複數]友誼、親切
Erweise mir die Liebe und kaufe für mich ein. 看在友情的份上,給我也買一個。
[俗](男)戀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