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875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進擊。利艾only》未結語 (2-3)【試閱七】

 「歐魯,別欺負艾倫。」

「對啊,小心叫你吐出剛剛吃的東西。」

「還有拜託別再學BOSS講話了,一點都不像。」

另外兩個從後面走過來的男子分別是利威爾班小隊長的 君達‧修茲 和副隊長 艾魯多‧琴。

高大的艾魯多將手中的板子砸在歐魯的頭上,三個人不停數落著他,被同伴你一句我一句地數落,終於忍無可忍的歐魯大吼一聲,卻不小心的咬到自己的舌頭,發出無聲的慘叫。

艾倫看著他們四個時常上演的互動,每次都讓潑冷水的歐魯先生氣的咬到舌,艾倫好笑的噗哧一聲,很感謝他們想逗他開心的心情,雖然他不太清楚歐魯先生咬舌的舉動究竟是不小心的,還是故意的,總之他還是很高興對方的搏命演出。

看艾倫終於笑開了,其他人也覺得好多了,畢竟,他們比較喜歡這個孩子純真的笑容。

兩個大男人擺擺手說還有事情要忙,便拖著嘴巴吐不出好話的歐魯離開,留下佩特拉跟艾倫說說話。

「跟BOSS發生什麼事了嗎?」知道兩名夥伴要她留下的用意,佩特拉憂心地看著方才氣鼓著臉的孩子,這麼說不對,艾倫已經是個17歲的少年了,他們仍把對方當做第一次見面時,不過剛滿十歲的小孩子來看待。

艾倫那雙澄澈的碧綠大眼沉默地盯著她良久,苦笑地搖著頭:「沒什麼啦,我先回去了,晚安。你們辛苦了。」

佩特拉看著眼前揮手道別的少年,眼中的擔憂並沒減少,原本走掉的三個同伴出現在她旁邊,拍拍她的頭說:「別擔心啦,有什麼事BOSS會處理的。」

「對啊,他從不會讓艾倫鬧彆扭太久的。」

「哼,反正只要給點糖吃,那小鬼就會恢復精神了啦!」

畢竟他們如鬼神的BOSS疼寵艾倫的心,只要眼睛沒瞎、感覺沒壞的,都知道對方有多在乎他。

佩特拉無言地笑了笑,想著艾倫簡直是利威爾心中唯一的柔軟處,便放下憂慮地把最後整理好的報告拿去給利威爾蓋章簽名,對方就能下班回去看他家孩子了。

一定,非常想回家吧!

 
                     
 

當利威爾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十點的事了,雖然比平時加班的時間早回來,但對今天的他而言,他還是稍嫌太晚了,因為今晚他喝斥了艾倫,讓他生氣地離開警局。

是他沒控制好情緒,才把對艾爾文的怒氣遷怒在艾倫身上,讓那小鬼誤會他是在對他生氣,所以他回到家,即便有聽到客廳電視開著的聲音,也沒見到平常會跑出來迎接,對他說『歡迎回家』的孩子的身影,是意料之中的事。

但,他可沒教過他不懂禮貌。

「艾倫。」利威爾來到客廳,見艾倫將自己縮成一團陷在沙發裡,眉毛都揪成一團在眉宇間了,臉上明顯寫著『我很生氣,請不要理我』這幾個大字。

利威爾無奈的嘆口氣,有時他還真對艾倫的固執和硬脾氣沒輒。

「艾倫,我可沒教你別人叫你不回應的禮貌。」利威爾將外套掛在沙發背上,自己一屁股坐在艾倫身邊,解開脖子上的束縛和手腕上的扣子、手錶,然後一手撐在大腿上,托著頰看著艾倫氣鼓的臉和時不時偷瞄他的綠瞳。

「我不想對一個莫名其妙發飆的人講話。」撇開視線,艾倫委屈的說。

「啊啊,算是我不對,抱歉了。」面對利威爾坦然的道歉,頓時讓艾倫不知該如何是好,沒了鬧脾氣的理由,就變得好像是他在無理取鬧一樣。

可是他還是覺得很生氣。

「為什麼突然?」

「沒為什麼。」

「沒為什麼還生這麼大的氣,吼我回家?」

「別繞口令啊。」

「那就請別敷衍我,利威爾先生。」

利威爾煩躁的咋了聲舌,以往的艾倫可不會對他不想解釋的事情死纏爛打的,最近麻煩的話似乎變多了。

嘛,實際上他也猜得出這小鬼心境上究竟再起什麼變化,他只不過是不想面對罷了……

那份過於露骨的感情,會讓他……不知該如何拒絕而苦惱,使他煩躁。

「只是突然感到不爽,行了嗎?勸你別跟艾爾文那傢伙靠太近,誰知道那禿子腦袋裡在想什麼。」撥弄稍嫌太長的瀏海,利威爾拿起外套,就起身想去浴室沖個澡,好好的睡一覺,有什麼事等明天兩個人腦袋冷卻了再談,不然會沒完沒了。

霎時,身後的人的雙手整個圈住他的腰,貼在他背上,利威爾從未放鬆過的眉宇又深入了不少,沉默良久才開口。

「放開。」

「不要!」

「我說放手,艾倫。」利威爾搭上那雙死扣著他的腰的手,想掙脫。

「我說不要!」艾倫死命地抓著自己的手腕,都抓出了紅痕,利威爾才無奈地放開他,任由他抱著,看不見他的臉,不知道他現在腦袋裡究竟想怎樣,但他內心的不安已傳達給他了。

「利威爾先生您到底是在乎我,還是艾爾文先生?」突然間,艾倫問出了這麼一句話,利威爾錯愕的反應不過來。

「嗄?」這小鬼究竟在說什麼蠢話來著了?

「利威爾先生您……你明知我對你的感情,卻總是視而不見……這也就算了。但你在別人面前表現出只屬於我的溫柔,我、覺得很吃味,而且你甚至還不願意我接近艾爾文先生……難道你跟他有什麼特別的關係嗎?」因心裡的不安,想弄明白一直困擾他的事情,已經懶的用敬稱相稱的艾倫,開始有些無理取鬧,至少利威爾覺得他說的話跟胡言亂語差不多。

「…………」

利威爾此時此刻,非常難以理解小鬼的理解力,如果要說前者是為了他,而產生的無理的獨佔慾,這到令他很開心,但後面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該不會以為自己比起艾爾文,他更在乎艾爾文,而不是他自己嗎?

為什麼這孩子會有這麼可怕、錯誤的認知?他的教育方針終於把他的腦袋打殘了嗎?

在利威爾腦袋當機的這幾秒鐘裡,艾倫已認為對方不說話就表示默認,那雙容易積水的雙眼,噗簌噗簌掉出斗大的淚珠來。

「我絕對不要,絕對不會認同利威爾先生除了我以外,喜歡上別人,絕對不行!」

雖然長到了17歲,但只要扯上利威爾的事情,他就會變回當初無助可人的孩子,想來這是艾倫在自己該堅強時,利威爾給他做依靠,認為不管發生任何事,這個男人絕不會丟下他,養成的孩子心性。
所以,只要利威爾有可能要離開他的念頭,他就會變得很恐懼,就算在旁人面前他能故作堅強,但在這男人面前,他一直都是脆弱無比的孩子。

感受到背後的濕涼和少年那顆只會在面前表達脆弱的心,沉默的用拇指撫著少年的手背,跟從前的每次一樣,無聲安撫。

只不過有件事他得說清楚,因為被艾倫這樣誤解,他心情簡直不爽到了極點。

「臭小鬼的想像力會不會太豐富了點?居然會認為我跟艾爾文有什麼奇怪的關係?」

「就算這世上的人類全死光了剩他一個,我也會讓他去跟全人類陪葬,自己獨活。」利威爾此話講得認真,他聽得出來話語中滿滿的殺意,感覺上他們兩個沒有像他所認知的那麼『要好』?

畢竟,他們太常一起出入了,而且艾爾文先生很喜歡有事沒事找利威爾(麻煩?),而且利威爾非常不喜歡他跟艾爾文說到一句話,更別說同處一室,總會想辦法把他趕走,所以他才會認為艾爾文先生在利威爾心中是不一樣的。

但是現在看來他確實是不一樣,那種滿滿的怨恨,還是第一次見識到。

「順道一提,某個死法醫鑑識,你最好也別靠近。」

「您是說……韓吉小姐?」

「啊啊,就是那個奇行種。」奇行種是利威爾對身分是法醫兼鑑識員的 韓吉‧佐耶 所做的簡稱,全名叫『行為奇怪的物種』。不得不說,韓吉小姐某方面真的……非常奇怪,但是個好人。

情緒稍微冷靜下來的艾倫,知道利威爾沒對他以外的人有心存不同的憐憫,覺得羞愧自己方才的失態和不知不覺就對他表明了心意的害羞,更多的是安心。

他想,只要利威爾沒喜歡上別人,就算他們之間的關係一直處於曖昧的狀態也沒關係,只要知道他在男人心中還是特別的,就夠了。

緩緩放開利威爾腰上的手,卻在完全放開的同時,利威爾捉住他的手,依舊讓他以背後的姿勢,背對他說話。

「還有一點艾倫。」利威爾有些沙啞的低沉嗓音從前方傳來,他講的認真,讓艾倫有些緊張。

男人沉靜了許久,久到他以為對方不想說話了,這才聽到男人悠悠轉口的聲音。

「我希望你別把自己的感情給搞錯了。」他頓了下,續說:「你對我只是仰慕和依戀,就像信仰那般的存在。只要當你找到對你而言生命中的另一半後,你就會明白,你對我的感情不過是一種強烈的依賴感,因為你只剩下我一個人可以依靠了。」

「所以,你別把對家人的依戀與愛情搞混了,畢竟你還只是個孩子,根本就不懂『愛情』是什麼吧?」

利威爾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一直是他愛聽的聲音,但此時此刻,他覺得男人的話有些刺耳、有些難受,讓早已停止的眼淚,不知不覺再度從眼眶裡跌落,他不明白對方為什麼會突然對他說這些話?他不明白,就算他發覺他的異常,也從不做任何糾正,為何現在要徹底抹殺他對他的心?

為什麼要否定?

「才不是!我早已想得非常清楚,我對利威爾你絕不只是那種單純的感情!」艾倫激動的反駁,他感到害怕,害怕男人的拒絕、害怕男人想與他劃清界線,可是他不懂為什麼,為什麼這麼突然,而且……

而且他真的不明白嗎?

信仰和家人無法讓他在這個男人面前如此脆弱,如果照他所說的,他絕不會再他崇拜的信仰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也不會在家人面前懦弱的掉眼淚,因為他不想丟臉、因為他必須堅強。

可是,在他眼前的人是他最喜歡的人,就算逞強,面對他最後也會委屈的破功,他對他的感情與他所說的才不一樣!

艾倫強烈想表示不同的心情,讓利威爾灰藍的瞳孔暗了幾分,他緩緩說出最後的話,也是隱藏於心,最不想跟他說的話。

「……就算如此,我對你也只不過是『家人』那樣如此簡單而已。」

「你騙人,為什麼要欺瞞你對我的感情?如果你真的把我當家人,那早在我用不同的眼神看你時,你就該明確的告訴我你的立場,而不是現在這種時候!」

這種,已經愛的太深,無法抽離的時候。

利威爾再次沉默了下來,這讓艾倫心裡激起一絲希望。他不會不知道他們兩個歲數有可能會成為對方向他坦承心意的阻礙,但只要用時間去證明,證明他對他的感情是認真的,他們就能順理成章地在一起,他一直是這麼認為的,可是……

「不跟你明說,是因為我不想傷害你。」

可是,他從未想過對方的回覆會如此殘酷。

「但有一點我要你要明白,」利威爾將對方拉到自己面前,無機質的灰藍沒了平日的光點,他認真無比的對艾倫說著。

「我會照顧你,純粹是你父親最後的遺言。他,拜託我要照顧你。」

他設想過很多男人拒絕他的理由,卻從未想過會是這樣的……

艾倫眼睜睜地盯著那雙冰冷無情的灰藍。

這,到底算是什麼?同情?可憐?

還是,他只是覺得麻煩,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所以無視?

一直以來,他都只是一個人自扮小丑,自以為是、自作多情的以為、以為利威爾會喜歡他這樣一個『小鬼』嗎?

哈、這到底算什麼啊?蹌踉的退後一步,扭著被緊抓的手,現在他只覺得自己真是丟臉……

真是、丟臉死了!

猛然推開利威爾衝進房間,用力的甩上房門,將自己鎖死在房間裡,整個人靠著房門無力的滑坐在地上,手臂圈住自己埋頭在膝蓋裡,咬著唇不讓懦弱的哭泣聲流洩出來。

咬著那份屬於自己最後的尊嚴。


 
利威爾呆然的站在原地,沒有動作,也沒有想法,他就像是一尊不會動的大理石雕像一樣,沉寂的佇立在那。

這是第一次,孩子奮力甩開他的手,不願接觸的強烈情感,硬深深撞擊著他的心。

他卻只能無助地望著那雙怔大的寶石綠,刻印在他眼中的,有他的倒影,佈滿水霧和潮紅,流瀉的金色光芒,一閃一閃的、一閃一閃的,逐漸消退它的鋒芒。

是他最喜愛的澄綠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