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25548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OSF only。FREE突發新刊》A Cat - Lover Of One Day【真遙】試閱2

 「哈哈,遙別太介意,大家只是想讓你打起精神來而已。」真琴抱著遙拿著浴巾的手溫柔地幫他擦拭濕漉的頭髮,他身上穿著真琴偌大的外套,將人整個包覆住,鼻息間充斥著真琴的味道,一直都是讓人安心的味道,遙瞇起雙眼,喉頭再次發出呼嚕聲。

「………」真琴低頭看著慵懶地窩在他懷裡的遙,以及他發出來的聲音,忍不住的想著變成貓咪的遙真是可愛,感覺比平時更加坦率的會依賴自己,不過……比起現在的遙,他還是喜歡在水中優游自在的遙。

漾著溫和的笑顏,包覆住頭的浴巾一個拉扯,將人整個拉過湊到他面前,蜻蜓點水的吻落在遙柔軟的唇瓣上,在一群爭論誰要先跟遙前輩照相之餘,真琴趁他們沒注意到這裡的景象,便很快地離開遙,露出依戀的溫柔笑容。

遙只是睜著一雙藍瞳,良久才低下頭去,任由真琴繼續幫他擦頭,兩人就像是沒發生任何事一樣,自然地做自己的事……才怪。

在遙那張面癱臉之下,不自然的緋紅蔓延到脖子,背後長長地尾巴甩的異常快速,抿著唇,上頭還殘留著真琴的觸感。

微妙的氛圍環繞在兩人之間,打破這個曖昧氣氛的是渚一手拖著伶,一手拉著江,撲倒到他們兩個身上,一群人倒成一團。

「哈哈,笑一個。」拿著相機的渚,喀嚓一聲將一群人狼狽的模樣記錄下來,接著一個個拿著相機單獨與貓咪遙一起拍照,娛樂的歡笑聲遍佈在池水邊,接近游泳池邊的旁人目光都忍不住往他們這邊看去,會心又疑惑地想這社團的人感情真好。

面對大家的熱情,遙心中其實很平靜,但身體卻僵硬地讓他感到不適,整條尾巴也僵直不已。

看來,貓咪不只怕水,還很怕生。



當所有人抱他、拍他、玩他玩夠了,遙已經想攤在地上裝死了。明明是自己的身體,貓的心性卻支配他太多,全身緊繃的神經讓他非常不好受,疲憊異常。

「遙你還好嗎?」目光一直追隨著遙的真琴,很容易就察覺到遙異樣的反應,擔心的問:「身體不舒服?」

遙搖了搖頭,示意他別在意。頓時,他們聽到一串急促地奔跑聲,往這邊過來。

「啊!對了。我剛剛用手機拍了一張遙前輩的照片傳給哥哥,所以……」

「遙!!」

江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聲巨響給吞沒後面的斷語。

喘著粗氣的凜,巡視著不大的室外泳池,在定眼看到真琴身邊的孩子時,定格了。

「啊!凜醬你來啦!」見到和好如初的友人,渚開心地跑到對方面前打招呼。

「喂……你們、那個真的是遙嗎?」但對方精神未定的顫抖著手指,指著那名與他記憶中的友人相同的面癱臉和無神的藍瞳,只是他頭頂毛茸茸的雙耳和背後銜接的尾巴,讓他無法消化這一幕。

「是啊!那是遙醬喔!」

得到肯定答案後,大腦停擺了五秒鐘,凜衝到貓咪遙面前,一把將他抱起來,用著與渚他們剛看到他時相同的陶醉眼神,直盯著他,遙頓時感到汗顏。

「我、我可不會說你可愛喔!一點也不!」

你已經說出來了啊……眼神已經空白的遙,任由凜口是心非的抱著他,無視對方已經拿出手機與他拍照,他真心覺得每個人看他變成這副模樣,都只覺得好玩,只有他感到超鬱卒的。

餘光瞥向因陽光而閃爍的池面,無法忽視渴望水的慾望,正在和另外一個厭水的本性交戰。思緒已經被水給佔據的遙,並沒發現剛剛對每個人都緊繃的身體,在凜出現後就不再緊張地甩甩尾巴,除了一直看著他反應的真琴。

啊……果然凜是可以的嗎?淡然的露出苦澀的輕笑,真琴搔搔頭,強迫自己拋開不好的想法。

「真琴?」被凜抱在手中的遙,忽然扭過頭看著真琴,總覺得一瞬間,他感覺到真琴的心情很低落。

「嗯?怎麼了?」

你怎麼了?這句話他沒得說出口,就被凜轉了個視野,他自己面對了真琴。

「呦,真琴。」佯裝打招呼的凜,露出個不懷好意的笑容,眼見真琴冲著他勉強地笑了下回應,他將手中的遙抱緊,話中有意的提出:「遙這傢伙可以借我一整天吧!」

不是詢問,而是斷定要把遙帶走的凜,單純是想刺激對方。他可是老早就看不慣,真琴為了遙的『自由』,任由對方游到他觸手不可及的地方,再這樣下去……不管有沒有他的阻擾,真琴遲早會失去遙的。

另外,也就是自己的私心。從回國後,他對遙的態度一直都很不好,甚至傷害他,明明就不關遙的事,他卻一昧地遷怒於對方,就算把心中的千結解開,也不能抹滅自己的過錯。

他也是……想和遙重新來過。

如果沒有那段時間的磨合,在遙身邊的人,或許就是他。只是……




「凜,放我下去。」遙拉了拉他的衣服,平淡的聲音在耳後傳來,凜仍然看著真琴,遲遲不放手,直到遙大喊一聲,他才默默地將人放到地上。

看著對方蹣跚的步伐朝真琴走去,蹲在地下的凜沒起身,一手撐著下顎,流轉的目光,嗤笑這兩人間讓人心集的關係。

只是如果當遲鈍的遙開始意識到自己的心意時,就沒戲唱了吧?

他喜歡遙,但也很喜歡真琴,如果遙最後選擇的人是真琴,那他願意……換他守護這兩個人間的關係,就像真琴為他做的一樣。

是他,率先放開遙的手,將人推向別人的懷抱。但如果真琴的性格在自私一點,或許他從一開始就沒得介入兩人之間了吧?

走到真琴腳邊的遙,拉著他的褲襬:「真琴,回家吧。我累了。」此話不假,他是真的累了,被這群人戲弄了一整天,倦得很。

不過最主要的用意,是想待在真琴身邊。他不確定當凜對他做出『出借』提議時,真琴當下的反應會是拒絕還是同意,他只知道如果是以前,他會願意。

即便,他心中不願意,也會勉強自己讓出他喜歡的東西,這就是真琴。

但他不是『東西』,而是有自主感情的人,尤其是他已經發現自己不能沒有真琴的當下。

所以,如果真琴無法改掉他的壞習慣的話,那就……

「抱歉了,凜……」真琴的聲音,打散他的思緒,他被對方抱在懷中,整了整身上的外套,那溫柔的笑顏,夾著堅持。

 
「遙他……不會再借給你了。
 


如果真琴無法改掉他的壞習慣的話,那就由他牢牢抓住這個人,不讓他再有機會捨棄他。

然後,讓他可以將他視為不能放手、最重要的存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