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25548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進擊ONLY。新刊》依存症【敏艾】試閱5

 「你喔,真是很難讓人放下心。」阿爾敏嘆了長長一口氣沒再多說,走到衣櫃旁將一身繁瑣的裝備換了下來,穿著便服就跟平常的百姓沒兩樣。

不說都忘記了,他的好友已經是調查兵團的團長,接續艾爾文‧史密斯之後的新任團長,自從不久前艾爾文因故失去一臂,他就決定退位並交付給阿爾敏──這個決策當然讓眾人感到訝異不已,甚至認定太過莽撞不合理,沒想到現況良好,是可以接受的程度。


不同於艾爾文的作風,阿爾敏自有自己的想法,讓艾倫不禁皺起眉來思考,以前那個懦弱的小孩子到哪裡去了?明明是一起成長過來的,為什麼、不對,是什麼時候阿爾敏的背影看起來這般強大、可以依靠了呢?

嚮往著,信任著。







「說什麼傻話,當然要一起才行呢。」
「……一起。」半瞇著雙眼,一起嗎?
 
想像過成千上萬遍的和平終於抵達了這世界,重要的人在身邊,不用拚上性命去守護便能得到所謂的幸福,既使如此,為何還會有疑慮?

死去的母親在天之靈得到慰藉,自己確確實實地活了下來,戰勝困難活著。

 
但是、但是呢──總覺得有哪裡錯誤了。
 

『你為什麼會想到外面的世界去呢?回答我。』
這個聲音仍在提問。

『不對,不可以想起來的,快停下來!』
並且時而矛盾著。






「吶吶,阿爾敏……」
「萊納和貝爾托特到底去哪裡了?」





「那你為什麼要吻我?你想說這也是我期望之一?」

「是呀。」

「你在說謊,絕對不是這樣的……」指節扣白,按壓的力道很大。

不要說這個世界是假的,就算是他親自找出真相後也不要說,這樣一來世界仍然會存在著,是他過於執著的期望。

一份可能失去希望的期望。

「我真是可笑,是潛意識的期望吧?我想要這個世界。」

「……」阿爾敏抿著嘴唇看向遠方一片湛藍,不語。

「我應該是在夢中對不對?逃避了這麼久,大家一定對我很失望。」說著說著眼淚竟無聲滑落下來了。「阿爾敏,我說的對不對?」艾倫把頭輕靠在阿爾敏的肩上,很稀少的脆弱模樣。

待在這裡,所有事物照著自己的理想運行,吸引著他又刺痛著他。

 
「艾倫。」阿爾敏在他耳邊喚著,十分溫柔。「儘管如此,我很開心喔,真的。」

「你……開心?」

「艾倫你想要的世界裡,我是這樣的角色,真的很開心……開心到不想放你離開,老實說好了,那個吻是我們的期望才對。」每一字皆是最真誠的告白,眼中笑意無限。

 
『所以我才會一邊警告著你,一邊誘惑著你。』





下一次──要是在真實的世界裡,然後真正的幸福。

想到此,有什麼東西默默在心底萌發,還沒去確認的一份感情要滿溢出來了。

喜歡。
喜歡和你在一起的世界。

「我、我知道的,阿爾敏!我們總有一天要到外面的世界去探險……沒錯。」一定要跟你一起。

「你對我說過,在這城牆之外有很多奇特的地方,火焰之水、冰之大地和沙之雪原,是多麼的氣勢磅礡。」跟你一起去。



這是我想要的世界,要讓它成真。





────  X ────

這篇是擷取片段的,所以有留大空格表示砍掉部分
試閱這篇是最後一篇,還保留了兩篇沒放出來,有興趣還請觀看本子 (眨眼,被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