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25548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進擊ONLY。新刊》依存症【利艾】試閱4


 
「兵長,閣樓我打掃好了。」艾倫將頭探進大廳內,看那位腿傷還未癒,將雜事吩咐給他,自己正在喝茶休息的男人。

但即使如此,艾倫也不覺得生氣或不平衡,他認為能夠為兵長做事是件很開心的事情,而且,利威爾的腿傷,有一半是因他而起的。

意識開始呈現漂離狀態的艾倫,被利威爾毫不留情地踹了個腹部矮了個身,吃痛的看著那雙危險的灰瞳,連忙站直身子跟在後面,接受檢查。

不過通常結果都是……在踹一腳,然後重做的下場。


 
將掃下來的垃圾包裝好拿到囤積垃圾的地點後,艾倫吐了一口氣,抹抹額上的薄汗,疑惑的偏著頭,不明白兵長為何突然要叫他打掃閣樓。

難道又有人要住進來嗎?

「辛苦了。」在艾倫匪夷所思的猜想時,身後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緒,回過身看到利威爾端了一杯水給他,連忙開心道謝的艾倫,口乾舌燥的一口飲盡。

「請問,是有人要來嗎?打掃閣樓什麼的……」與其自己想個沒完,不如問當事人比較快,雖然他也不確定利威爾會不會回答他。

「不是。晚點就知道了。」
「喔……」

利威爾瞥了一眼艾倫,突然拉住他的手,將整個支撐點壓在那隻手上,頓時讓後者不穩的站不住腳,但艾倫仍是把利威爾的安危擺第一順位,就算要摔倒也是自己墊背。

只是他太小看史上最強的人類,就算傷了一條腿,自己刻意造成的『意外』,也不至於會跟他一起跌個狗吃屎,反而抓住艾倫的那隻手一個用力,將人往上提站定腳步。

「啊……呃、謝謝。」尷尬地搔搔臉,原本想幫應該是突然腳痛想撐著他手的利威爾,自己卻一個不備,加上別小看利威爾小小隻的,其實體重還在艾倫之上,所以他反而被對方化解與地面親密接觸的機會。

「艾倫呦,在時間到之前,我就來好好鍛練你那虛弱的體能吧!」不明白利威爾口中的時間是什麼,但光是聽到利威爾要訓練他,艾倫就眼神死了。

他的體能絕不弱,但在兵長面前,就真的差很大一截。

「回答呢?」
「是!」


 
兩人中間只休息了午飯時間,其餘時間真的都在魔鬼訓練的艾倫,終於在聽到利威爾一聲解放後,整個攤在地上,動都不想動,就算被踹被踩,也無所謂了。

利威爾見地上的死人,打死不起來,沉默地盯著他很久,久到艾倫流出的汗是訓練的一倍,快放棄的站起來的時候,身體一瞬間的騰空,整個人被利威爾抱在懷裡。

「咦咦咦?!!兵、兵長!」被人輕鬆的抱起不是第一次,但不論嘗試幾次他都覺得很羞恥,尤其是被米卡莎或亞妮那些女流輩,還有比他小上許多的兵長,他簡直是羞愧到想死。

但現在重點是兵長的腳還受傷,自己只不過是耍任性而已,就被利威爾抱著走,他深深覺得自己很幼稚。

「對不起!那個、兵長我可以自己下來走。」艾倫慌張地晃著腳想下去,但這下換利威爾不理會他了,他也不敢掙扎的太大,就怕兵長的腳會更痛。

不安的綠瞳一下看著地面一下看著利威爾面無表情的面孔,憂心地問:「兵長的腳……這樣不痛嗎?」

「不會。你成不了我的負擔。」頓了下,續道:「況且,腳早就好了,只是韓吉特別囉嗦。」

「啊、這樣啊……」艾倫不自然的低下頭,抿著雙唇,心跳突然不安分了起來。

對於利威爾的話,即便他是在回答不會對腳造成負擔,但聽到那樣的話,不知怎麼的……有想哭的感覺。

他一直給周遭人添了不少麻煩,最後還變成危險人物,但就算變成人類的『希望』,他依舊帶給身邊人絕望。

什麼都沒有改變,自己的這份力量,並沒有改變命運的可能。

「在想什麼?」利威爾略為低沉的聲音,打散他的悲觀,抬起酸澀的綠瞳,搖搖頭表示沒事。

利威爾也不打算強迫他說,一個勁的往澡堂走,這才放他下來。

「臭小鬼,快把你身上那流了滿身汗的身體給我洗乾淨,髒死了。」說完,利威爾也在旁邊慢慢脫掉自己的衣服,瞪的艾倫一雙大眼如銅鈴一般大。

「兵長您也要一起洗嗎?」

「不然呢?站在大太陽底下,就算不做任何事也會留一身汗,何況剛剛還抱著你走了一段路。」

並沒有人強迫您一定要抱著我走啊……不,現在重點是……

「那兵長您先洗吧,我等等……」話還沒說完就被對方拎著後領,一把把他的上衣刷的脫掉,在他要進攻褲子的時候,艾倫緊張的抓著利威爾的手,用最誠懇的語氣和笑容說:「更衣這種小事,實在不必您費心了,利威爾兵長。我自己來就行了,真的!謝謝您!」

瞥了眼艾倫尷尬的笑容,利威爾小聲的碎念一句“幫你脫衣服也是一種情趣”後,就往澡堂裡走,艾倫決定當作沒聽到那句碎念,對自己的心臟比較好。

現在他只期望自己能夠安心的洗一頓早,不要有任何『意外』。


 


TBC....


如有興趣,後續請詳情本子,謝謝。
(意外是難以倖免的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