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9175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HA》Future -未来-【轟出勝】試閱2

 

貳 ‧

其實小勝的態度,一直讓我覺得很安心

不論我有沒有個性,他對我都是一樣的

 

 

從睜開雙眼到現在,沒一件好事。爆豪勝己煩躁的想。

現在唯一慶幸的是,面臨這種莫名奇妙的狀況的人,不只他一個,不過……

睨了一眼,坐在旁邊泰然自若喝著咖啡的轟焦凍,他也就是另一個倒在外面,被酒測的人。

「你這傢伙……也太淡定了吧?」

爆豪認為轟的神情跟往常一樣,但其實不然,如果這時熟悉他的綠谷在場,一定能發現轟淡漠的外表下,恍神的時間變長了,明顯的顯示出他對一切的茫然,以及……恐慌。

比起爆豪不知所云的狀態,轟認為自己的情況反而比較嚴重。

 

事發的一切都跟爆豪相同,明明已經回到家的轟,一個晚上過去,再睜開雙眼,自己竟然躺坐在昨天離開的暗巷旁的便利商店外面,被人圍觀、猜測自己還活著不。

唯一和爆豪不同的是,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不認識的人,而是那名朝思暮想的綠髮少年,只是,他的模樣似乎有些不同。

高中三年,綠谷的外觀不是沒有變化,只是差異不大,但眼前的人,明顯不是少年,而是青年,原本稚幼的的相貌,也變的成熟,但那雙圓大純粹的美麗綠瞳,倒是沒有什麼改變,尤其是他現在看著他的眼神,疑惑中帶著擔憂,可愛的模樣實在讓人忍不住伸手撫摸他的臉。

他的動作放在平時,明明是一件稀鬆平常的舉動,但眼前的綠谷卻跟當初他面對他的親暱舉動表現的十分不自在緊張,轟頓時疑惑的偏著頭,剛睡醒的渾沌思緒也逐漸清明起來。

「綠……」

「那個……先生,你還好嗎?」

轟愕然的睜大雙眼,那隻摸著綠谷臉頰的手,被他不動聲色的向後躲開,用著生疏的語調詢問,好似他倆不曾相識般。

怎麼回事?

轟不認為綠谷會跟他開這種玩笑,不論他多生氣,但眼前的人,他也不認為是誰假冒的,因為內心的悸動,是因他而起;他的拒絕,使得心隱隱作痛,這些反應都是騙不了人的,他能非常肯定這人就是『綠谷出久』。

「呃……站的起來嗎?」眼前的「綠谷」有些尷尬,但要執行的工作還是得做,他向轟伸出了手,莫名的他就是覺得這個長的非常帥氣的少年,此刻內心非常慌亂,明明剛剛看起來還好好的,直到他開口為止。

是認錯人了嗎?

「綠谷」看著轟緩緩搭上來的手,有些虛冷,心裡頭也不知是怎麼的,總覺得無法放下他不管,手中的力道忍不住的緊了幾分。

當他準備去找另一邊的同伴,卻感受到對方也緊緊的扣住他的手,這讓「綠谷」頓時有些心跳加速。

甩甩頭,他把這種奇怪的感覺,歸咎於是對方長的帥的關係,所以他才會這麼緊張,畢竟身邊從來沒有這種類型的人在身邊。

就這樣,「綠谷」牽著轟來到了暗巷,然後再那裡發現另一個熟悉的人,而這人是他倆都認識的爆豪,然而「綠谷」對爆豪的反應,仍然讓人錯愕。

從睜開雙眼到現在所發生的事情,都無法用個合理的理由來解釋,只能用抽象的猜測,來曲解這一切。

他們或許跨越了時空?

 

嗯……

還真可笑……

 

❃    ❃

 

在一連串的檢測和叮嚀過後,問到這兩人去處問題,爆豪跟轟這兩隻無頭蒼蠅,在還沒了解自身到底發生什麼事的情況下,不約而同的抓住兩人唯一認識的「綠谷出久」,硬是要待在身為警察的綠谷身邊。

警方認為這兩人還有諸多可疑,他們自願待在綠谷身邊,也省去監控他們的麻煩,所以也沒阻止。

至於,綠谷雖然很困惑,但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答應了,不管怎麼說,有個疑似爆豪的人,他怎樣也無法放下不管,就別說那隻虛冷的手,一直緊拉著他不放,他也莫名的不想放開。

因此,他倆在綠谷身後當了一整天的跟屁蟲,要他們乖乖待在警局裡等也不配合,硬要跟著綠谷忙進忙出,直到他下班回家,又是一副自來熟的模樣,參觀起綠谷一個人住的小套房。

「你一個人住嗎?」轟巡視了這間不大不小的空間,一個人住的話算是很舒適,有客廳又有簡易廚房,房間看起來有兩間,不過一下子多了兩個人,還是稍微有些擁擠。

「嗯。」對於他們兩個,沒來由的就是感到信任,也許是他並不覺得他們是在開玩笑。

就在前輩們問他們姓名的時候,他們一派認真的回答當今最受歡迎的NO.1和NO.2英雄,焦凍跟爆殺王的真實姓名時,他們雖受到前輩們的嘲笑,認為是小孩子太崇拜英雄導致的,所以沒太在意。

可是,綠谷就不一樣了,他跟爆殺王可是兒時玩伴得竹馬,爆豪以前長什麼樣子,他怎麼可能會忘記。

即便眼前的爆豪,也已經跟記憶中的不太一樣了,但從這個爆豪口中得知他的年紀,是即將高中畢業,而這裡的爆豪和綠谷是升上高中後,兩人就沒有什麼往來,就算偶爾會在雄英的體育祭,或是英雄實習的事件中有些鏡頭,也無法抹滅兩人漸行漸遠不再熟悉的事實。

就別說,完全只出現在螢光幕或遠遠的身影,完全沒有交集的轟了。

「你為何要一個人住?」

就在綠谷的思緒飄遠的同時,爆豪口氣明顯不善的質問他。

「什麼?」綠谷疑惑,自己一個人住有什麼問題嗎?為何要生氣?而且還有怪罪的意味在。

「身為一個出社會有能力自己照顧自己的人,自己一個人住有什麼好奇怪的?」綠谷皺著眉,反問。

「啊啊,該死,我不是這個意思。」爆豪抓著頭髮,自暴自棄的倒在單人坐的沙發上,已經沒有參觀的心情了。

綠谷偏著頭,一邊將制服的釦子解開兩個,袖子也捲到手軸,一邊組織言語,今天可是憋了他一整天,有很多話想問他們,但又不知該說什麼。

「那個你們……」當綠谷想說點什麼,卻被轟拉住他右手的舉動給打住,他正在用認真檢查的眼神,一一查看他右手臂和手掌。

「呃……怎麼了?」手被人這麼仔細打量,還摸來摸去的有些癢,怎麼說也很不自在。

「沒有傷痕啊……」轟心情有些複雜的小聲低喃。

「嗯?」眼前的綠谷依舊對他們的話感到困惑,而且一時半刻大概無法得到解釋,因為這兩人看起來很疲倦的樣子,大概也是有很多煩惱吧?

綠谷默默的走到小廚房去,想說弄點什麼來吃,這才想起……家裡只有不健康的速食杯麵,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的話,隨便弄弄也就算了,現在家裡有了客人,而且還是發育中的高中生,怎麼也不能讓他們吃這種沒營養的東西吧?

綠谷苦惱的翻了翻外賣DM,又看了看時間點,已經九點多了,現在看來只能出去外面超商買了,無奈的探口氣。

「那個……你們要吃什麼?我出去外面買。」招呼了他們一聲,爆豪慵懶的盯著他幾秒,才從沙發上站起來,來到小廚房一一把櫃子和冰箱都打開,額上的青筋有些跳動,那是他生氣的反應。

「你這傢伙……平時都不會自己煮嗎?盡是吃一些垃圾食物!」看著滿櫃子的零食杯麵,冰箱除了飲料和營養補給品,沒什麼能看的食物,難怪這傢伙長到了二十幾歲,也還是瘦弱矮小,而且身體也沒高中結實。

明明警方的後援工作也是很辛苦的,還這麼不會照顧自己。

跟了綠谷一整天,他們也算是了解警方除了支援英雄處理後續,還有許多雜事,不是只要處理出現的敵人就沒事了,維護治安還有很多小事要去處理,也是有不用個性就犯案的人存在,這都是這些警方默默在努力付出,只是因為他們的行為不會被媒體給擴散,所以沒人在乎過這些默默的無名英雄。

爆豪嘖了一聲嘴,從櫃子裡拿出五碗杯麵,以及冰箱裡稀少的像樣食材,幸好雞蛋還是有的。

東翻西找了較大的鍋具,開始煮水、下蛋和能吃的菜,在調味包上,爆豪猶豫了,但偶爾吃吃這麼不像樣的東西也沒差,就很豪邁的全加下去,也不管口味是什麼,反正只要能填飽肚子,徹底來個大雜燴,然後明天一定要來去給這個令人生氣的冰箱,多添幾樣食材塞爆它。

一鍋香氣四溢的速食麵飄散在整間屋子裡,轟和綠谷在經過爆豪將他們趕出小廚房後,已經乖乖的待在客廳裡等著爆豪,肚子也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了,也不管是否好吃。

不過其實口味並不糟糕,畢竟綠谷買的杯麵口味也沒跳痛太大,外加,看似豪邁的爆豪,應該還是有經過口味篩選的。

三個大男孩在飢餓的時候,吃下五碗大鍋麵,是毫無難度的,他們也總算是解決了肚子問題,現在總該來談談正事了。

雖說要談論,其實一整天下來,也了解的差不多了,反正就是十幾歲的爆豪跟轟,突然出現在未來的世界,而且還不是屬於他們應該要出現的未來,因為他們認識的綠谷出久,是有「個性」的,就算是從歐爾邁特那邊繼承來的個性,也無法抹滅綠谷已經是一名「英雄」的事實。

所以他們的未來,照理來說會是跟他們並駕齊驅的英雄「人偶」,而不是無個性,選擇從警的綠谷出久。

而從這裡得來的情報也顯示,這個世界有身為這個世界的爆豪勝己和轟焦凍,而且還是現今並駕齊驅的NO.1、NO.2,他們並沒有因為十幾歲的爆豪跟轟出現在這個世界上就暫時消失。

所以從這個綠谷一開始看到他倆個反應,也能說明,沒有讀過雄英的綠谷,當然不可能認識轟,之後因工作的關係,也只是有幾面之緣罷了,沒什麼說過上話。

至於爆豪……國中時代的他們關係那麼差,畢業後就各奔東西,等到有接觸了,也已經是爆豪當上職業英雄的時候。

這對綠谷來說,令人驕傲的竹馬與他這個平凡人的距離,已經遙不可及了,他自認為自己對爆豪的稱謂是該慎重一點,而不是在像小時候那樣,叫著親暱稱呼。

這就是為什麼這兩個人看起來會這麼疲勞的緣故,其實是心裡煩燥導致的無力感,休息再多也無用。

爆豪繼續陷入在單人沙發裡面,用手掌遮住了視線,他不想讓任何人看見他眼中的惱怒,對於過去的自己,是怎麼後悔也換不回的真實,他對綠谷的傷害,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化解的。

他能那麼露骨的表現出對綠谷的獨佔,那是因為有雄英生活的這三年,改善了他們的關係,他從未想過如果沒了這三年……他和綠谷原來什麼都沒有。

其實這也不是不可以想像得到的事情,只是綠谷擁有個性,讀了雄英都是事實,想那些無用的假設都是沒有意義的,這不符合他的性格。

「那個……時間也很晚了,不如就先洗澡睡覺吧!」吃飽滿足後,就會很倦怠,綠谷招呼兩人看誰要先去洗澡,自己則是去整理客房。

「喂廢久,我不要跟睡客房!」看綠谷準備要去整理客房的架式,爆豪連忙說出他的不願。

「咦!?」

「我也不想,尤其是跟爆豪同一間。」轟連忙也表示出他的不樂意。

「誒!?」

「臥操,我都還沒嫌棄你,你倒是先說了,我更不想跟你這個陰陽臉相處在同一間嘞!」原意只是為了不想像客人一樣睡客房,轟這傢伙要睡哪都跟他沒關係,沒想到這傢伙倒是先跟他劃清了界線,看來他心裡也沒有像他那張死魚臉一樣,表現的那麼淡定嘛!

看著兩人各說各話的表示,綠谷這個當主人的十分為難,只好尷尬的多問他們的意願。

「那你們想睡哪?」

「你房間!」他們這時最有默契的異口同聲說。

「……」

綠谷此刻很認真的想:現在把這兩個人趕出去,還來得及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