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7455

    累積人氣

  • 2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HA》Future -未来-【轟出勝】試閱1

 

壹 ‧

有時候,會忍不住去想,如果沒有遇見歐爾麥特

那無個性的我,未來,究竟會在哪裡?

 

 

雄英高中英雄科畢業前夕,3A的同學們相約到了一間網路評價相當熱門的店家,告別他們的學生時代,終於正式邁入職業英雄生涯。

一群人吵吵鬧鬧的歡笑聲從未停過,在確定了自己的事務所後,所有人都對自己的未來倍感興奮。

雖然他們這班是有史以來在學生時代中,經歷過最多跟Villain交手的班級,波折與經驗這讓他們尚未踏入職業,就有許多人小有名氣,甚至比現今其他英雄更讓民眾信任、愛載。

可是,那都無法作為自己從『學生』的實習身分,轉換成真正的『職業英雄』名號,來的更加雀躍。

當然,他們會這麼興奮的原因還有一個。

基本上,英雄科升到三年級後,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自己所實習的事務所度過,因此和班上的同學除了任務上的協助相遇,不然已經很少見面了。

所以,當他們聊著彼此的近況到忘我的程度,時間也一分一秒的來到深夜,直到店家提醒他們要打烊了,才意識到光是實習就有許多事情講不完,那未來正式成為了英雄,相聚的機會會越來越少,如果要敘舊,不就得花個三天三夜了?

眾人皆笑。

幾個要好的小團體在店家門口又噓寒了幾句,才願意默默散去。

「嗯?小久同學呢?」麗日御茶子發現跟她同路的綠谷出久突然消失了,明明剛剛還在旁邊的說。

「綠谷同學不告而別?真是稀奇啊!」跟綠谷和麗日也很要好,也同方向回家的飯田天哉,推了推鼻梁上的方框眼鏡,同樣對綠谷突然消失這點感到意外。

「剛剛小爆豪和小轟已經拉著綠谷離開了喔!」蛙吹梅雨默默的表示剛才看見那兩人將綠谷帶走的情報。

飯田和麗日互看一眼,冷靜的表示:「回去吧,他們兩個會好好送綠谷(小久)回去的。」

不吵架的話。心裡補道。

「等等,他們三個何時是會一起回去的關係了?」班裡總是會有很多八卦黨,但就算不八卦,也會對這三人組合湊在一起感到驚訝。

搔搔臉,沒想到這話題會引起要解散的大家的注意,眼看著所有人漸漸圍上來,面對這一雙雙好奇的目光,飯田和麗日尷尬的後退一步,默契的比著所有人的後方大叫,使用老套招數逃跑。

不是他們不想滿足大家的好奇心,而是他們自己也不明白,究竟從何時開始,那三個人的身影開始形影不離了。

他們雖身為綠谷的朋友,即便比其他人要快查覺到關係的差異,但綠谷從未解釋什麼,就算想說什麼,也欲言又止的,害他們也不知該從何問起,只是一種直覺,不會是不好的發展。

所以他們已經決定,等到綠谷願意與他們分享前,會默默守候那三人的關係。

 

❃    ❃

 

雖說是爆豪和轟帶走綠谷的,但實際上卻是爆豪單方面拉著綠谷,轟只是跟在兩人後面,防止綠谷蹌踉的腳步,何時跌倒都不奇怪。

「小勝、你等等啊、別拉著我啦!」綠谷被迫拉著走了好大段路,也不知道爆豪要帶他去哪,更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突然生氣,而且連轟都沒阻止他。

爆豪一路上都沉著一張臉,直到他們脫離鬧區,爆豪粗暴的將綠谷洩到暗巷,一掌貼著牆壁壓住他的肩膀,惡狠狠的問。

「你這臭書呆子,為何沒說要搬出去住?而且還他媽的要跑到外縣市去。」爆豪從中途聽到綠谷和其他人說這件事後,就顯得特別焦躁,雖然他們沒坐在一起,但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有在綠谷那邊。

畢竟,這一個月來,他們也沒什麼見面,想知道他的境況也是理所當然的,只是讓他不爽的是,竟然要偷聽才能知道,而不是綠谷親自來匯報。

綠谷怔愣了下,無奈的解釋:「那是夜眼先生派我出差一兩個月,我又不是要一直待在那裡。」

「那搬出去呢?」跟著他們一直都很沉默的轟,總算開口了。他順著爆豪的問話,想知道那個沒被綠谷回答的答案,也是真正他們想知道的問題核心。

「我……我本來就想說以後搬出去的。」綠谷撇開臉,赢弱的回答。

「你這傢伙,竟然想背著我搬出去,還拒絕我的同居邀請?究竟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了?」爆豪揪著綠谷的衣領,火冒三丈的完全不能接受他的說法。

要知道他爆豪勝己究竟是花了多少個決心,才開口要求綠谷跟他同住的?

一開始因為不放心母親一個人在家為由,爆豪勉強接受了,但現在綠谷卻背著他說要搬出去住。這不讓他想炸掉綠谷,他就跟綠谷同姓。

綠谷扁著一張臉,不知該怎麼解釋,偷瞄著一旁沒什麼表情的轟。

發現綠谷的視線,爆豪轉眼瞪視著轟,想來這個陰陽臉的一定也出口要綠谷跟他同居,而且一定比他還早說。

所以他這是再糾結要答應誰?最後乾脆自己一個人住最沒事,一派輕鬆。

爆豪厭煩的放開綠谷,側著身抓著頭髮,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彆扭又火爆,尤其是面對綠谷的時候,更是雪上加霜,即便跟以前相比好轉了許多,但那也只是因為他知道自己那麼在意綠谷一舉一動的真正含意。

並不只是因為綠谷的弱小,卻還想逞英雄感到煩躁,而是,被自己在意的人護在身後什麼的,簡直讓他生不如死。

所以一直以來,他都再用自己的方式打壓綠谷,但綠谷對他的態度依舊是那麼令人火大,他想無視,卻因為轟焦凍的出現,兩人的關係在一年級的體育祭後,有了進一步的改變,想讓他無視都不行的,開始正視起自己的心。

他絕不是個拖泥帶水的人,當他越來越忍受不了那兩人越發好的關係後,他必須再內心承認自己對綠谷的感情,絕不是討厭那麼單純,不過那也只是他自己在心裡坦白罷了,實際面對綠谷時,依然是那副不可一世的高姿態,直到……

他們升上二年級後,轟向綠谷告白了,這才打破他們之間的平衡點。

他知道自己永遠都無法像轟那樣,跟綠谷坦率面對自己的感情,外加以前的關係那麼差,因此在很多時候過去的束縛,防礙了現今的渴望,看著轟直白的追求綠谷,更是理虧再先。

不過,他倒是挺有自信自己在綠谷心中的地位,就別說這麼久過去了,綠谷也從未答應轟的告白,怎麼說都還是有機會的。

只是現在……是時候做出『選擇』了。

「喂,廢久。」爆豪深吸一口氣,以壯士斷腕的氣勢說:「老子很在乎你!所以你也別再繼續婆婆媽媽了,我跟陰陽臉的,你究竟選誰?」

「咦!?」綠谷錯愕的睜圓雙眼,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得了幻聽。

能從爆豪口中說出在乎一個人,而那個人還是他,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做夢也做不到吧?

但綠谷連感動的時間都沒有,爆豪迫切的想知道他的答案,連轟的眼神也閃爍了起來,他們正用無聲的攻勢給予他壓力,可是……

「為什麼一定要從你們兩個之中選一個?難道……就不能一直再一起嗎?」他無法給他們想要的答案,先不論自己的感情為何,光是能夠在這兩個人身邊,對他來說就已經很滿足了。

綠谷不知所措的躊躇了幾下,最後忍不住用力大喊:「嗚、小勝這個大笨蛋!」

然後,頭也不回的跑掉了。

「蛤?廢久這傢伙……搞屁啊!」聽見綠谷只罵了自己,心裡不平衡的爆豪,發怒的踹了一旁的垃圾桶。

另外,轟斂下眼簾,淡漠的朝出久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後,也默默的離開,留下還生著悶氣的爆豪,喃喃自語。

「感情難到還有共享的嗎?這個白痴。」爆豪摀著額頭,頹然的蹲下身。

他並不後悔讓綠谷知道自己的感情,畢竟他也早就不再掩藏,熟悉他的綠谷一定心知肚明了,只是不願意點破。

就像他不願意從他們兩個之中選擇一個,或都拒絕一樣,他寧可跟他們保持曖昧關係,也要將他們拉在身邊,欲言又止的不給個明確答案,簡直自私過頭了。

爆豪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想必轟也是一樣。

 

原以為他們會帶著這份不明的關係迎來畢業、分別。

沒想到再次睜開雙眼,卻是……

 

❃    ❃    ❃    ❃

 

「喂,小兄弟、小兄弟醒醒。」陌生的聲音,被人拍打搖晃的騷擾,讓已經失眠一晚,好不容易才睡著的爆豪勝己,此刻暴跳如雷的想炸了吵人清夢的渾蛋。

赤色的紅瞳,泛著睡眠不足的血絲,一雙眼鮮紅不已,在配上那張惡鬼一般的表情,成功讓吵爆豪睡覺的人,驚嚇的退後幾步。

看清眼前兩個陌生的傢伙,身穿著整齊的制服,這身制服卻眼熟的莫名其妙,兩個警察找上他,是想幹嘛?

爆豪捏著作痛的眉心,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左右環顧了四周,發現自己居然還在昨天那個暗巷裡,這離奇情況,瞬間讓他整個人都醒了。

「搞什麼……為何我會在這裡?」他明明記得自己昨晚回到家,還翻來覆去了一整夜,怎麼可能一叫醒來又在原來的地方,他可沒有夢遊的習慣。

「小兄弟,你昨天是喝酒嗎?看你的模樣,應該還沒成年吧?」面對警察的質問,看來他們是以為他偷喝酒醉倒在這邊。

可惡,老子怎麼可能做這種蠢事!儘管情況亂七八糟的,但被人誤會更讓人不爽,爆豪在內心惡狠狠的抱怨,但表面上還是冷靜的回答對方。

「我是還沒成年,但我可是要當英雄的人,所以不可能胡亂飲酒。」

「英雄!?喔……不過還是要檢查一下。」這名被爆豪惡鬼般的模樣嚇到的警察,依舊懷疑他所說的話,拿出了隨身攜帶的測酒器,要爆豪配合。

爆豪死瞪著眼前的測酒器,拼命忍住自己要核爆的怒火,就在他心不甘情不願的要朝小機器上吹一口氣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打斷了他。

「那個前輩……外面那個的少年也醒了。」

「喔,好,叫他也跟著測一下。」

被人叫前輩的也就是爆豪面前的這名員警,他拿走另一名員警的測酒器,要拿給後來出現的同伴。

爆豪眼看著那名背對著光走近的身影,踏著穩健的步伐走到他們面前,直到看清楚對方的臉,爆豪十分錯愕的看著這名同樣身穿警服,身高比起記憶中拉高一點的綠色捲髮青年,臉頰上同樣有著屬於記憶中的小雀班,不過神情卻不相同。

但重點是眼前的人,根本就是……

「廢久?」

「咦?」綠髮青年怔愕的抬頭,兩人瞬間四目相對,爆豪在對方眼中同樣看到驚訝,就在他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他被綠谷叫他的稱呼給嚇到了。

「爆豪君?」

爆豪覺得自己快瘋了,先是自己離奇的『夢遊』後,在被員警盤查,現在到好了,出現了一張認識的面孔,即便有些不同,但至少看得出對方還認識他。

不過,這傢伙明明從不叫他姓氏的,不管過去他怎麼叫他改口,這臭小子就是固執的不改,現在他對他的稱謂聽久了也就算了,何況比起他叫陰陽臉叫的客氣,這過於親暱的稱謂也算是他的優勢了。

只是現在……『爆豪君』究竟是怎樣?想跟他撇開關係也不是這樣的吧?

該死的渾蛋書呆子!

勝出
轟出
MHA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