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8133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HA / 我的英雄學院》First love〈1-3〉【轟出】試閱4

轟一行人到了現場,騷亂已經被平復了,只見切島熟悉的身影在幫忙警方壓制敵人送進警車裡,爆豪則是一臉無聊的蹲在一旁,然後發現了他。

正常來說,依照爆豪的性格是不可能過來打招呼的,轟本身也不會,所以他們兩個理當是互看一眼就不會有任何交集的人,沒想到爆豪竟一臉不耐煩的站起身朝他走來。

不過他的招呼可不是口頭上的。

爆豪沒來由的就一拳往轟的臉上揍,閃的莫名奇妙的轟,要不是因為對方殺氣太重,任誰都會猝不及防。

「喂!爆豪你幹嘛啊?」有注意到爆豪舉動的切島,丟下另一邊,連忙跑過來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拉開。

爆豪很瞪著轟,一臉想說什麼,又憤怒的不想講的糾結表情,切島看他這副不情願的模樣,無奈的嘆口氣,打算幫爆豪開口。

「那個轟……」

「陰陽臉的,你還真是沒用啊!」

切島才剛開口,爆豪就一個挑釁過去,不過在轟那雙沒有一絲波瀾的眼中,得不到他想看見的表情,倒是讓他很沒趣,。

「你們一個一個盡是給我找麻煩,究竟干我屁事啊!」爆豪從口袋裡抓出一封爛掉的信件,毫不留情的連同信件一掌拍在轟的胸口上。

「想講什麼當面講啊!別透過我傳話,我可不是傳信鴿。」爆豪沒好氣的說完就想離開,但走到一半覺得自己還有一句話要講,雖然他的本意絕不是什麼打氣之類的話,他只是不想攪和在麻煩中,不吐不快罷了。

「如果是我,就絕不會讓那臭小子離開,捉也要把他捉回來,不然遺留下的麻煩是想要誰處理啊?」

一個丟下自己母親離家出走的廢物,跟一個膽小沒用只會逃避的大少爺,不解他們製造的麻煩為何是他要幫忙處理?

說完,爆豪就率性的先離開,也不等在後頭叫他的切島。

「真是的,那傢伙不管到了幾歲,仍是一點都不坦率欸!」切島無奈的抱怨幾句,見轟直盯著手中的信封,他苦笑的解釋。

「前幾天,爆豪那小子被綠谷他媽媽叫去,大概是說了你和綠谷的事情,他出了醫院就一臉很不爽的模樣,他或許是在責怪你都沒去看綠谷的媽媽吧?還有被當傳話筒也讓他很不爽。」

「今天我們趕來處理這樁案件,也是想著會遇見你才特地跑來的。」

爆豪跟切島的事務所離E區是有段距離的,但知道轟一定會前來支援,因此不管地點在遠,他們都還是來了。

「……你說醫院?綠谷的母親怎麼了嗎?」聽到切島口中某兩個字眼,轟那張萬年面癱的臉,難得有了一絲緊張的神色。

「唉!?你不知道嗎?幾個月前,綠谷的媽媽在外昏倒,被人送進了醫院,說是重度憂鬱和營養不良導致,到現在都還在醫院療養,似乎挺嚴重的。」這下換切島感到意外,沒想到轟居然會對綠谷的母親不聞不問。

切島皺起眉頭,疑惑的問:「轟你……到現在還喜歡綠谷嗎?」

轟瞠大眼,他沒想到竟會有人質問他是否還喜歡綠谷?

「什麼……?」

為什麼這麼問?難道……他看起來像是已經不在乎了嗎?轟下意識的摸著自己的臉,感受到一股從心竄開的冷意,難以接受。

但,他左胸口的位置,光是想到綠谷依舊會感到疼痛不已,難道這不是還惦記著他的證明嗎?

見轟十分動搖的模樣,切島慌張的解釋:「不、呃……因為轟你……不管怎樣,都不應該對綠谷媽媽不聞不問的吧?就算她反對你們在一起。」

「但如果不去面對的話,就永遠都不會有結果了。」

「所以我才會問你,還喜歡綠谷嗎?」

 

切島的話盤旋在腦海中,揮之不去,意志消沉到是怎麼離開現場回到家的都不清楚。

看著桌上的照片,那是他還在身邊時,他們過的最快樂的時光,相片裡的笑容,像是過了幾十年之久,但其實只過了不長不短的兩年多。

綠谷不在他們身邊兩年多,他現在究竟過的怎樣、好不好?這些他都不知道,也沒試圖去找他。

理由就跟不敢去看綠谷引子一樣,怕他不想見到他,因為他選擇放棄他們之間的感情,而離開了。

頓時明白了,爆豪對他生氣的原因和罵他沒用又膽小的理由。

他說的對,他真的是一個既膽小又沒用的人,只會逃避自己應當承擔的責任,就算有意識到自己的逃避了,也從不試圖改變,只會牽怒、隔絕所有人的關心。

這樣沒用的他,想必時常讓綠谷處於不安狀態,而不自知吧?

所以,他才會從眼前消失。

將爆豪拿給他的信給拆開,秀麗工整的字跡,寫下滿滿的歉意與懊悔,然後……

轟撫著額頭,一臉狼狽自嘲的笑了出來。

他忽然意識到自己一直以來所做的事情,是那麼可笑,自怨自艾的認為失去一切,是他人的錯,卻沒想過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改變這絕望的現實,重新奪回屬於自己的一切。

『如果是我,就絕不會讓那臭小子離開,捉也要把他捉回來。』

他真的……從以前就很羨慕爆豪這點,向前邁進,堅持不懈。

綠谷也是一樣,他們都是不會放棄的類型。

不愧是看著爆豪的背影一起成長的青梅竹馬啊,都是一樣的。

轟抹了一把臉,當再次睜開雙眼時,那雙漠視一切的冰冷雙眼,此刻熠熠生輝的燃燒起希望。

「果然……英雄不在了,世界就會變的絕望。」

當歐爾麥特永遠倒下的瞬間,是綠谷最脆弱的時候,他眼裡充滿著無助與徬徨,他仍然展現堅忍不拔的精神,代替歐爾麥特站在世人面前,將他未做完的事情完成,成為世人心中『和平的象徵』的繼任者。

但與之同時,一連串的打擊與壓力接踵而來,就算是綠谷也會有想放棄,希望被人扶持的時候,他卻沒能為他做些什麼。

因為,綠谷一直都很堅強,比他厲害多了,所以才忽視了他的『求救聲』。

「我真是遜斃了。」笑了笑。

為了不在遜下去,這次該換他靠自己的力量,改變這一切了。

收拾好手中的信件,他清楚明白自己第一步該怎麼做。

然後,當事情都處裡完後,有臉去見他時,他會將他帶回身邊,牢牢牽住他的手。

一輩子,也不放開了。

 

燃起的光耀,不會再次熄滅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