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875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HA》Violent Sex〈1〉【勝出】試閱4


◇ ◆  ◇ ◆
 

「哈啊、啊……嗚、啊啊……」

變的明亮的廢棄教室裡,爆豪扯著綠谷的雙臂往後拉,讓他挺起身板,迎合他粗暴的交融。

綠谷雪白的雙腿再打顫,他幾乎要腿軟,身體被瘋狂的帶入,晃動讓他頭有點暈,但最讓他神智不清的是從體內燃燒的慾火,無從發洩的痛苦,逼的他失去理智。

「小勝……嗯小勝、我……我已經……啊……」

他艱難的把頭轉向後面,茵綠的綠瞳泛著淚,請求之意非常明顯的注視著身後的人。

爆豪當然不會理會他的請求,反而更用力的擺動腰部,讓自己滾燙的性器瘋狂抽插於那淫靡的肉穴。

「嚶哈啊啊……不……啊、……」

爆豪倒抽一口氣,每深入挺進一次,他的前端就會觸碰到還未取出來震動中的跳蛋,將它推入更深沉,綠谷此刻敏感的身體,就會受到不少的刺激,而絞緊他的陰莖,好似想要立馬繳械他的幹勁,讓爆豪露出嗜血的笑容興奮起來。

他放開綠谷的雙手,保持插入的姿勢移動到旁邊的雜物區,讓他雙手擺放在滿是灰塵的桌面撐好,然後一手握住他的腰,一手摸上他的前端,被皮帶綁的妥妥流出淚眼顫抖的男根。

「想射嗎?」他伸出柔軟的舌,在綠谷小巧的耳殼邊舔拭,明知故問的詢問。

「嗯……嗚……」綠谷可憐兮兮的望著爆豪,點了點頭。

「你這什麼意思?我可看不懂。」爆豪又用力撞了幾下,當場讓綠谷軟了腰,整個上半身貼著桌面。

他低嗚了一聲,大口喘著氣,默默的重新撐起身體,拉著他扶在自己腰上的手,然後摸上自己劇烈跳動的胸口,哀求。

「想要、嗯……想要射……讓我射,小勝求求你……」

爆豪突然漾起鄙夷的笑,瞬間刺痛了綠谷的心,他恐懼的放開爆豪的手,低下頭不願再看到他更多傷人的表情。

眼眶裡又堆起了淚,但這次是委屈的淚水。

爆豪沒再刁難他太多,他用力的抽插幾下,在感受到快感勃發前,他從綠谷緊緻的後穴裡抽出,甚至連帶他體內的跳蛋一起拉出,也拔掉了綠谷前端的束縛。

滾燙的熱液立刻忍不住的噴出,髒亂的濺上桌面,有些還從腿根流下,形成色情的景色。

爆豪則是射在綠谷雪白的屁股上,弄的他前後髒亂不堪的模樣,爆豪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

他退了一步,看著綠谷滑落在地板上一動也不動,他知道他沒有昏過去,只是在裝死而已。

待熱意散去,爆豪打理好自己後,走出廢棄的教室,留下狼狽不堪的綠谷,不過他並沒有離開,只是站在門外,像在確認什麼。

果不其然,身後的教室裡,傳來細微的啜泣聲音。

深沉的耀紅,深藏著看不清的精光,他煩躁的咋了一聲舌,頭也不回的離開。


 
◇ ◆  ◇ ◆
 


「廢久你夠了喔!不要老是在我身邊哭哭啼啼的,都要被你搞衰了!」

小勝雖然扁著一張臉,不耐煩的抱怨,但他依舊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螢幕上,堪稱無聊的節目。

「不就是叔叔要去海外出差嗎?又不是不回來了,身為男子漢就別哭哭啼啼的,難看死了。」

我紅著眼睛,吸著鼻子,扁著嘴,難過的情緒讓我說不出半句話,只能眨著泛著淚的眼,不停啜泣。

最後,小勝實在被我弄煩了,他索性關掉電視,轉身抓起我的衣擺,粗魯的抹去我臉上的淚水。
然後,突然對我說:「把眼睛閉起來。」

「嗯?」我疑惑的看著他,卻被他一掌壓住臉。

「快照做!」他再次兇狠的警告。

「哦嗚……」我乖乖的聽話閉上眼,忐忑不安的等待小勝接下來的動作。

沒想到等到的不是疼痛,而是更讓人意外舉動。

小勝扯著我的衣領,在我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嘴唇上明顯感受到柔軟的熱度。

心中如觸電般的悸動,胸口一緊,呼吸也好像停止了一般,腦袋一瞬間的空白。

當我以為小勝就要這樣把我窒息而死時,他退開了距離,臉上泛著淡淡的潮紅,而且皺著眉露出奇怪的表情。

我們沉默了很久,氣氛有些尷尬,我不知道他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但我知道這個舉動的意思。

因為我曾看過爸爸也這麼親過媽媽,並且問過為什麼,媽媽非常害羞,但爸爸摸著我的頭解釋,這是對喜歡的人做的親密舉動。

所以,這是在說……小勝喜歡我?

這個念頭一閃過,我立馬覺得自己像個傻子,他明明就對我很沒耐性又粗暴,討厭我的成份還比較多吧?怎麼可能是喜歡。

陷入思考混亂的我,沒看到小勝那張複雜帶點羞澀的表情,在臉上精彩的閃過。

當他冷靜下來後,就是一口驅逐令。

「不哭就可以滾回去了吧!」

他輕鬆的把我推出門外,用力的把門關起來,請我吃閉門羹。

我盯著冰冷的門板,確定剛才想的那些,果然只是我的胡思亂想。

但是……只要想到小勝有一點點的喜歡我,我竟高興的滿臉通紅蹲在小勝家門口,整顆心噗通噗通的狂跳,興喜的六神無主。


 
崇拜的心,變了質;難為情的情緒,成了化不開的情感。

燃燒,沸騰。

我想我從很早很早以前,就喜歡上了最靠近我的帥氣『英雄』。

 

◇ ◆  ◇ ◆
 


哭了不知道有多久,只是哭累了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綠谷眨了眨眼,視線還很模糊,眼睛感覺起來好像很腫,這樣悲慘的臉,看起來也無法繼續上課了。

他動作緩慢的站起身,撿起一旁的褲子和書包,熟練的拿出濕紙巾,將濺在自己身上的精液給擦拭乾淨。

什麼也沒在思考,只是安靜的把自己弄乾淨,穿載好衣褲,等一切都打理好後,他失神的發呆了一會,才提起書包離開散了熱意,只殘留下淡淡淫靡氣息的廢棄教室,拖著沉重的腳步,慢慢走回班級教室。

教室門外,就聽見裡面吵鬧的聲響,原本午休時間學生們愛怎麼吵鬧都無所謂,但有個直覺告訴他,他不會想要知道裡面吵鬧的原因。

綠谷站在門外躊躇了許久,直到後門被裡面的人猛然拉開,許多男生衝出來圍上了正要走進教室的爆豪勝己。

「吶,勝己,你被校花告白了吧!結果怎麼樣?」

「想也知道一定同意了,那人可是全校裡最漂亮的女生欸!」

「既然敢跟勝己告白,看來校花也不是個簡單的女人啊!」

「白痴,忘了校花的個性可是『氣體』啊!能夠控制氧氣和產生毒氣,怎麼看這個性優良到絕不簡單啊!」

爆豪身邊的人不斷議論紛紛,在傻的人,也聽得出發生什麼事。

綠谷放下想要開門的那隻手,眼神空洞的盯著自己腳上的鞋,想到自己從一開始,就被宣布是一名無個性。
一無是處的自己,究竟有什麼資格,想要平等的站在文武雙全的爆豪身邊?

綠谷轉身離開令人心煩意亂的吵鬧空間,腳步越走越快,甚至跑了起來。

即便身體不適,但胸口心臟跳動的位置,更是作痛到無法呼吸。

他頹然的跪在無人的走廊上,壓著胸口和隨時就會放聲大哭的嘴,痛苦的捲曲在地上,淚水再次模糊了交集,這次再也沒有人能夠讓他施展停止哭泣的『魔法』了。

 
明明只是單純的,眷戀那份屬於自己的溫柔,但最後……竟成了最可笑的忘想。


 
崇拜的心,變了質;難為情的情緒,成了化不開的情感。

燃燒,沸騰,然後……消散。


 
可笑的暗戀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