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21604

    累積人氣

  • 14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MHA / 我的英雄學院》游泳【轟出勝】

 炎炎夏日,泳游池是所有人的聖地,在雄英的夏日課程項目裡面,當然也不會少了游泳課,只是跟一般學校不同,雄英的課程絕大多數是為了訓練,這門課也不例外。

只是當訓練結束時,可以讓學生自由使用,稍作放鬆。

「呼哇!」幾個女孩從水中冒出。

「哇啊、果然還是比不上梅雨醬。」

叫做梅雨的女孩默默地從水裡浮出一雙大眼,個性為蛙,理所當然地擅長在水裡。

麗日御茶子突然四處觀望,好似在尋找什麼人,最後在岸邊發現發他要找的人,張開雙臂大喊。

「吶 ~ 小久同學不下來嗎?」

被指名的綠谷出久緩緩地將臉從屈膝的膝蓋中抬起,臉色莫名的紅潤,好像很不舒服的樣子,麗日憂心地想游到離他最近的位置,卻被爆豪勝己阻擋在前。

「怎麼啦?廢久,身體不舒服啊?」帶著挑釁的壞笑。

「唉?真的嗎?小久同學沒事吧?」麗日焦急的就用無重力將自己飄浮起來,落在綠谷面前,就在她要碰上他的手臂前,綠谷突然被人給抱了起來。

「啊……」身體突然被人大幅度移動,綠谷忍不住驚叫了一聲,他連忙摀住自己的嘴,身體微微顫抖。

將他抱起的人是訓練結束後,就被老師叫去處理一些雜事的轟焦凍,因為目光總是注視著綠谷,所以在遙遠的地方他就覺得綠谷的模樣好像怪怪的,再聽到爆豪這麼講後,他連忙加快速度來到綠谷身邊,想都沒想的就一把將綠谷抱起。

「綠谷?」轟看著綠谷不停顫抖的模樣,而且身體還異常灼熱,面癱的臉上難得露出一絲慌張,很快地就想直奔保健室。

孰不知,麗日的身體突然往前傾倒,往報著綠谷的轟背後一推,泳池邊磁磚地佈滿著水漬,轟一個打滑就不小心連同抱著的人一起跌進泳池裡。

「啊啊啊!轟同學?小久同學你們沒事吧?」麗日緊張的在池邊大喊,然後看見從水裡冒出的轟凶神惡煞的瞪著爆豪勝己方才的所在位置,但現在哪見得到他的蹤影。

剛才他明顯的看見是爆豪扯住了麗日的腳腕想害她摔倒,身為紳士的轟當然不可能讓女孩子狼狽的摔到地上,只好用自己的身體擋著,但手裡抱著綠谷,腳下又有滑水,難免有失足。

自己摔進水裡就算了,沒想到連綠谷也跟著一起……

想到著才發現綠谷並沒有浮出水面,轟緊張地想潛下去,爆豪卻從他旁邊冒出來。

「真是,不要妨礙我啊!你這個白痴陰陽臉。」爆豪的第一句話就是莫名所以的罵人,但轟注意的對象只有攀在他身上的綠谷。

「你什麼意思?」轟黑著一張臉的瞪視著對方。

「哼,正在爽著呢!」爆豪用只有他們三人聽得見的音量,小聲地說。

抱著綠谷腰際的手,在水裡不安分的揉捏。

「咿──!」綠谷突然弓起身子,要不是爆豪的收撐著他和水的無重力,他早就腿軟的又要跌進池水裡了。

「嘖,廢久你的指甲嵌進我的肉裡了啦!」爆豪吃痛的抱怨,但沒有拿開攀著他的雙手。

「你對綠谷做了什麼?」訓練時綠谷的模樣都還很正常,所以應該是他離開的這段時間,爆豪又不知道拿什麼欺負綠谷了。

爆豪將綠谷整個身體往他們兩人中間移,用彼此的身體遮擋住製造出了死角,讓除了轟以外的其他人都看不見爆豪的手在幹嘛。

轟冷眼的看著爆豪水裡對綠谷的動作,能模糊的看出他將綠谷的泳褲給拉開,露出已經挺立的肉莖,他抬眼瞪視著爆豪一臉挑釁的笑容。

從綠谷已經自己起反應的生殖器來看,外加他異常敏感紅潤的身體,稍微想一下也知道爆豪在綠谷的身體裡放了什麼,只是這未免也太大膽了。

轟沉默的露出淡淡的狡猾笑意,那是他從未坦露過,只對綠谷出久的事情感到興趣的表情。
有勇無謀,卻異常撩起了興奮的慾火。

他們帶著綠谷游到比較遠的地方,雖然岸邊的麗日還很擔心,但在班上有一個默契,那就是如果他們三個一起行動時,絕對別靠近他們。

因此麗日只能懷著擔憂的心情,回到方才女孩們的憋氣戰局裡。



「唔、不要…不要再動了、我我快要…嗯……」綠谷整個人攀在爆豪身上,隨著他們的移動,水流不停侵入已被佔滿的身體裡,都能聽到震動的水聲在耳邊,羞恥的令人想掩埋自己。

「沒想到廢久你對這種玩具也能興奮起來啊?真是太欠調教了。」已經將綠谷的泳褲給脫下一半,在水中露出圓渾的屁股,爆豪的兩根手指插進他幽禁的小穴裡,觸碰著他體內震動的橢圓體,慢慢的把它給夾出來又推進去,使壞的刺激著綠谷。

「啊、哈啊…小勝、不要這樣…嗯、拿出去啊……」不知是水打溼了綠谷的臉,還是情不自禁地流出生理淚水的綠谷,濕漉潮紅的模樣讓看著他的兩個男人更加興奮起來。

轟捧著綠谷的臉頰,讓他面對著他,他忍不住在這裡親吻著綠谷可愛的模樣,而綠谷的一是早就模糊到已經忘了自己身在大庭廣眾之下,隨著轟輕柔又略帶點侵略性的吻,用他的方式回應著他。

不過一旁的爆豪可不會讓他們濃情密意的接吻,插在綠谷體內的手指,夾著玩具跳蛋將它推得更深入,直到觸碰到綠谷敏感的一點,驚的他又差點沉進水裡,叫聲被含在轟的吻中,他含淚的皺著眉頭,難過得全身顫抖,無法宣洩。

轟放開了他的唇,將他的頭壓在自己的肩膀上,輕聲的在綠谷耳邊安撫。

「想叫的話,咬著我的肩膀。」

看似體貼,卻暗藏的危機。

因為這就表示,他們沒有想停手的意思,想再還有很多人的泳池戲瀆他的身體。

綠谷有些害怕的想掙扎,但爆豪牽制著他的腰和插在他屁股裡的手指,隨著他的掙扎就有插進退出的感覺,淫蕩的像是在求歡一樣。

綠谷委屈地看著轟,不過轟只是對他笑了笑,手掌卻覆蓋住他挺立的陰莖上下套弄,加速他想射的慾望。

「嗚嗯!」綠谷整個人軟了腰,蹶起了屁股,身後的爆豪有趣的挑了眉,更加肆無忌憚地用手指抽插他的小穴。

「啊…嗯……」為了控制自己的聲音,他忍不住地咬上轟的肩膀,留下明顯的齒印。

轟並不在乎綠谷在他身上留下多少記號,就像爆豪也不在意綠谷的指甲傷了他的後頸,對他們而言,能讓生性害羞的戀人在自己身上留下他的記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就像他們經常在綠谷身上留下愛的痕跡一樣。

感覺到綠谷一瞬間的緊繃,體內的熱潮襲捲而來,隨著前面後面的玩弄,很快的他就勃發出第一一次的高潮。

濁白的精液不只弄髒了轟的手,也弄髒的眾人所在的泳池,待綠谷被快感沖腦狀態給冷卻下來時,窘迫的看著眼前漂浮在水面的白色液體,既羞恥又生氣地想對兩人抗議,但光是看他們更加興致勃勃的表情,他就知道……還沒結束。

「喂,這可是我想到的遊戲,等會我可要先來。」爆豪勒著綠谷的脖子,這句話明顯是朝著轟說的。

轟沒有回應,只是默默的爬上岸邊,帥氣的撥弄自己濕漉的瀏海,並向綠谷伸出手。

綠谷此刻的心情很複雜,面對這兩個準備將他吃乾抹淨的戀人和隨便舉手投足就帥的讓人臉紅心跳的兩人,他真的感到沒轍。

就別說,他們在大家的泳池裡,做出這麼羞恥的事情,真的是讓綠谷出久懊惱的連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當初究竟是為什麼答應和他們交往的啊?




無奈、甜蜜;困擾卻又幸福,能夠一次擁有這兩人,其實他從不後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