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875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鑽A》 Go with the flow【御澤】合本 - By 蕓夜

 

三天前

 

「澤村 ── 你這 ── 混蛋!!」

 

這是某間通常運轉的寢室所發出的爆動序幕。

 

「什、什麼?」澤村榮純被同寢的學長的憤怒嘶吼給驚醒,甚至還差點從上鋪摔下來。

 

同樣被嚇到的一年及淺田浩文,急忙忙的拾起放在床頭的眼鏡掛起,只見倉持洋一拿著手機……澤村的手機,一副跟它有深仇大恨一把想捏碎澤村手機的趨勢。

 

他怒火中燒的拿著手機向上鋪的澤村指責:「你這臭小子和若菜交往了吧?給我從實招來!」

 

「嗄?倉持學長你一大早在胡說什麼啊?」澤村打了個大呵欠,整個人掛在欄杆上,對倉持突如其來的妄想感到不知所云。

 

「想裝蒜是嗎?好!公開處刑!!」見澤村不老實『辯解』,還一副他在鬼扯的大膽行徑,不讓他接受大家的制裁,對不起他們這些單身狗!

 

倉持風風火火的衝出寢室,在澤村自己抹了一把臉稍作清醒後,才意識到方才倉持是拿著自己的手機衝出門的,想到手機裡面的訊息,雖然跟倉持在意的點不同,但裡面確實有不可告人的訊息!

 

「等等倉持學長!把手機還我啊……哇啊!」

 

一聲巨響,這下澤村省去爬樓梯的動作,順利的從上鋪上摔下來,又把同寢的淺田嚇的爬到澤村身邊,諾諾的問他有沒有事?

「我覺得……自己的骨頭……好像散了……」澤村整個人在地上抽蓄打顫,淺田看他還有能力講話,便不太在意了,雖然這麼說很慘忍,但實際上這是對這個充滿活力的學長一個讚美。

 

「學長沒撞到頭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如果在笨下去,就太令人擔憂了。淺田默默的心想並伸手扶起澤村,但他那點心思就算笨如澤村,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淺田同學……就算我腦子沒撞壞,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也是會有其他傷害的啊!骨折了怎麼辦?隊上少了我這個王牌,不就大大減少戰力該怎麼辦啊?簡直是罪過啊!!」

 

「學長,你不是還要去追倉持學長嗎?現在還在這裡說這些廢話行嗎?」跟澤村相處久了,真的會讓人變得不耐煩,就算是一開始唯唯諾諾的淺田,也逐漸會反駁澤村了,就別說完全照著哥哥腳步一去不復返黑化的小湊春市。

 

想到這就心酸,但澤村對此並沒有太在意,依舊遵循著自己的步調和性格勇往直前,這也是他這個人唯一的優點。

 

「不准說學長的話是廢話!」只是適時的反抗,還是要的,為了學長的尊嚴。

澤村摀著自己的腰跌跌撞撞的跑出門,猜想這個時間點倉持會去的地方一定是食堂。

 

當他撞開門,所見的景象是所有人圍著他的手機在看,然後看他來後,每個人表情不一的盯著他,有氣憤、有質疑、更多是忌妒的怒火。

 

「手機……為什麼要用那種奇怪的表情看著我?你們看了什麼?快還給我!」澤村連忙擠進人群裡,頓時發現被圍在中心眼的人除了倉持之外,就是御幸一也。

 

他倒是沒像其他人那樣看著他,反而是認真的滑著他的手機繼續看著。

 

「喂!御幸一也,把手機還我。」澤村攤開手掌,莫名的一臉嚴肅,卻篤定御幸會把手機還他,而御幸確實沒有為難他的把手機交到他手上,只是也沒有平時的調戲和一派輕鬆,原本澤村還想說什麼,就被倉持一個臂彎勾住脖子往下壓。

 

「說!你和若菜現在到什麼程度了!」

 

「什麼啊?從剛剛一直在說若菜,若菜怎麼了啦?」澤村一臉『我真不明白你在說什麼』的表情,倉持就打來氣的用力勒緊他。

 

「還不承認嗎?這個假期要跟若菜去約會吧!她不是都和你這臭小子告白了嗎?」

 

「嗄?告、告白?胡說什麼啊?」澤村驚恐了,真心的,不明就裡啊!

 

倉持又一把搶過他的手機,不過不知道是澤村做賊心虛被抓到了,這次他把手機捏得很緊,沒被倉持一把奪去手機,但他也不在意,就抓著他的手滑開手機,畫面還停留在他和若菜的對話訊息上。

 

他就這麼一路滑到上面,停在蒼月若菜在他們春季大賽的決勝前夜傳給澤村的訊息上,在那句『我想在離你最近的地方,看著你的成長。』這邊,放大再放大,然後在拉回幾天前的訊息『榮純有打算回來一趟嗎?我和大家都很想你。』

 

倉持用力拉扯澤村的臉頰,深表感嘆和質疑:「真不明白若菜為什麼會看上你這臭小子?」

 

奮力掙脫倉持的牽制奪回臉頰,他拿著手機摀著臉,不解的大吼:「這根本沒什麼吧?告白、交往、喜歡什麼的,我和若菜那傢伙才不是這種關係啊!」

 

澤村完全不明白倉持為什麼會誤解他跟若菜的關係,明明他們就只是單純的青梅竹馬而已,而且對些對話跟本就很普通啊!為何會被曲解成若菜對他有意思啊?

 

「你這臭小子竟然敢辜負若菜對你的一片痴心!」

 

「哇啊啊啊──快住手啊!」

 

被澤村這木頭給惱怒的倉持,烙上其他人對他『處刑』,深感同情若菜竟喜歡上這個不懂她心意的笨蛋。

 

雖然大家對澤村有女生喜歡他,而感到生氣,但看他像白痴一樣身在福中不知福,更是憤怒的無以復加,忌妒的心可說是如其矛盾。

 

「學長他們一早是在鬧什麼啊?」打著呵欠走進食堂的瀨戶拓馬問著已經待在食堂看一段時間鬧劇的由井薰和結城將司。

 

「好像是對澤村學長有對象這件事,引發群怒了。」由井支手撐著下顎,打趣的回答。

 

「咦?那個學長竟然有心儀的人嗎?」瀨戶表示驚訝,連一旁的奧村光舟視線也在由井與鬧劇中央的澤村之間悠轉。

 

「不,好像是女生那邊單純喜歡學長。」由井再次投下震撼彈。

 

「哇賽!誰啊?我們學校的嗎?到底是怎樣的聖女?」顧不上對學長的尊敬,瀨戶完全不給澤村面子的吐槽,這一早的震撼話題連淡定的光舟,瞳孔也微微瞪大幾分,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似乎是澤村學長以前的青梅竹馬,還長的很可愛呢!」方才有稍微瞄到那名傳說中的『若菜』的長像,能想像其他學長們對澤村學長的憤怒指數有多高了,由井出此評價。

 

「哈哈,真假,太厲害了。」完全把這件是當個笑話看待的瀨戶已經默默的去添飯,準備一天戰鬥的開始。

 

隨著瀨戶的後頭跟著去盛飯的光舟,頓時瞄到坐在不算邊角,一反常態的沒在一邊搧風點火、加油添醋的御幸,竟沉著一張臉坐在一旁默默的扒飯,雖看起來不像在生氣,但感覺的出他心情不太好。

 

不過御幸一也的狀態好不好,都不關他的事,不如說這反而是他表現的機會,就讓大家看看他能比御幸一也更沉穩、更穩定……

 

 

 

「喂御幸你這傢伙鬧哪樣啊?這只是練習不是比賽,壘上也沒人,為何你可以連續敲出四支全壘打?如果你平時就有這種魄力,不是很好嗎?隊長!」

 

「………」

 

「哇!御幸學長今天也太神勇了,狀態絕佳呢!是發生什麼事了嗎?」也算是摸清御幸平時擊球狀態的一年級們,對此學長的發威聊表驚嘆。

 

我也很想知道御幸一也這傢伙狀態到底是好、還是壞啊!光舟在心理憤恨吶喊,對御幸的敵視越加強烈了。

 

而在這自以為平凡的景像中的『不正常』,就在午休時刻御幸把澤村從教室叫出來之後,回到了『平常』。

 

 

「你、幹嘛?」澤村扁著一張臉,手裡緊緊抱著自己剛買回來的午餐,警戒的看著一臉不懷好意的傢伙。

 

「嗯?難道你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解釋嗎?」御幸勾著嘴角微笑,兩手禁錮在澤村臉龐兩側,將他攏在自己的陰影之下,近距離的直盯著那雙耀眼的金燦。

 

「我行徑光明磊落、坦蕩,是需要跟你解釋什麼?」澤村皺著一張臉,對於一直發生莫名其妙的事情感到不耐煩,雖然有發現御幸的怪異,但他什麼也沒說、也沒表示,純粹沉默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自己也不明白心裡頭的怪異,也不好對他發作。

 

而現在等到他想說後,又是一連串的啞謎。

 

「好吧,坦蕩的澤村君,算是我想知道好了,你跟那個若菜真的沒什麼?」放鬆了語調,聲音卻壓低了幾分,在澤村耳邊低啞質問:「沒腳踏兩條船吧?」

 

 

 

-----------X-----------

因為我的字數過多,所以收入在御澤合本裡面的完稿,有做過刪減

這是刪剪掉的嘴砲情節,哈哈!

覺得可以來發發試閱當宣傳,斷掉的結尾是主催放的地方,沒再多了! ^^

 

有興趣收收這本豪華的御澤本本,歡迎在 ICE 的 A30 現場購買哦!

之後CWT43也會有,灣家通販也會有

海外通販或場販的話,要看主催的決定了~~

謝謝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