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875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HA / 我的英雄學院》離不開【轟出‧勝出】


「小久──」

「是?」我下意識的循著叫喚我小名的聲音回應,回過身往高處看,只見一個女孩飄浮在空中,即將降落的模樣。

「嘿呦!」麗日御茶子,個性是所觸碰的任何東西都能漂浮。

「小久明天是幾點開會?」麗日急忙的跳到我面前,吐著小舌,露出傷腦筋的模樣。

「是十一點喔,順便有飯局。」

我們每個月都會有一場英雄聯盟的會議,在那可以看到很多許久沒見的人,必定都會出席,時間不一定,但絕大部分都會一起吃吃飯,好當作『同學聚會』。

「這樣啊 ~ 我知道了,謝謝你。不好意思把你攔下來,你有急事嗎?看你很匆忙的樣子。」

「啊、不,也沒什麼,只是家裡的食材沒了,想趕上五點前的特惠。」

「誒 ~ 這不是快結束了嗎?對不起,我竟然把你攔下來。」看了看時間,麗日很緊張的說。

「嗯,不要緊的,用個性的話,可以趕上的。」我回以一個微笑後,讓雙腳覆蓋住強而有力的力量後向麗日道別。

「那我先走了,明天見。」

「嗯!明天見 ~ 」我一個躍身的直衝,已竄離麗日數遠,但她還拼命向我揮手,甚至朝我用力大喊:「明天、一定要來喔!」

我一個蹌踉,差點失足把自己給炸到天邊,有點窘迫摀著面容,實在不願提起自己時常沒參加會議的事情。

因為他從不是因為公事而讓自己遲到耽誤,而是為了別的難以提及的私事……



順利趕上特惠,並買了一堆東西充當冰箱庫存,應該可以吃上一個星期,如果某人沒有太餓的話,應該是可以。

不過其實是有辦法制止他的飢餓的,只是我一點也不想幹,我寧可選擇每天都來超市補給。


「欠缺的東西……應該都買了吧?」看著列出的清單,每樣都買齊後,心滿意足的決定慢慢的走回家。

離晚飯還有一點時間,不如說看了新聞後猜測,應該沒有那麼快回來,時間是充足的。

就在自己以為可以悠閒地走在路上時,一隻隱藏氣息的手突然襲上來摀住我的嘴,將我整個拖進陰暗的巷道,以為是被villain襲擊了,但在近距離之下聞到身後的人的味道後,我停止了掙扎,不過這不代表我不反抗。

「唔唔嗚!」我拍著對方的手,他卻將我整個人抵在牆面上背對著他,我頓時有股不祥的預感。

果不其然的,他的手在我衣服裡亂竄,先是撫摸我的肚子,在是胸口,並感受到濕潤的舌在脖子上舔舐的麻癢感,讓我整個人哆嗦的收緊脖子。

他的手指靈活的捏揉我的乳頭,控制在舒服的力道尚,被這樣親暱的挑逗,雙腳已不自覺的打顫有些腿軟。

「唔嗯……」

「喂,你該不會已經淫蕩到任何人這麼撫摸你,就會厥著屁股給人操的地步吧?」

聽到對方貶低的話,我倔強的回瞪著他。

「怎麼?我這麼說你,你有意見嗎?」那人惡劣的笑,手掌粗暴的往下身,隔著褲頭用力抓揉我的脆弱,痛的彎下身,生理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覺得生氣也難過。

出於相處已久的微小膽量,我不管下場如何的張口咬了他的手,他在驚嚇和疼痛中放開我的嘴。

「馬的,廢久你居然敢咬我!」他像往常一樣憤怒的朝我大吼,如果是過去的我,我一定會嚇得不敢動彈,但現在……

「活該……誰叫小勝你要說那種話。」現在我已經可以狀著膽反駁他,因為我知道他不會真的傷害我,不論在怎麼生氣,他都不會。

只是,他生氣的模樣不管過幾年,我都還是會感到害怕。

「哼,難道不是嗎?」

爆豪勝己,我的青梅竹馬,擁有很強大的爆發個性,性格易怒,但卻意外的心細。

他高仰著頭,一腳踹上我身後的牆面,不悅地抓起我的衣領。

「我、我是因為知道是小勝,才會有反應的……你明明知道……」被他這麼誤會我覺得很委屈,但要我承認這種事,也太令人害羞了,所以話就越說越小聲了。

「哈,誰知道啊!」他噙著狡猾的笑容,懶腰將我整個抱起,腿抵在我的兩腳之間,他抓著我的下顎,侵入式的舌吻席捲我的口腔,衝擊著我的感官,掠奪鼻息尖的氧氣,他的吻總是粗暴的讓我無法喘息。

捱到他放開我的唇時,我已無能思考,脹紅的雙頰,不停直喘著氣,嘴角濕潤的流下嚥不下的唾液,迷濛的看著同樣喘著粗易的小勝,慎感無奈。

「我……我們回去、好嗎?」

嚶弱的徵求他的同意,已經無力的整個人掛在他身上了。

「我說不呢?」他惡劣的在我耳邊低語拒絕,甚至更加用言語刺激著渾身敏感的我。

「就是想在這裡跟你幹一發,不覺得很刺激嗎?」

默默的看向巷口,還隱約看得見人來人往的群眾,樓上還是住戶,如果真的在這裡跟小勝做起來的話,我知道……他一定會刻意讓我發出聲音,不論我怎麼抵抗,他都有辦法讓我發出淫蕩的叫聲。

不過現在似乎不是我不願意就能了事的,如果沒有奇蹟的話、沒有人能阻止小勝的話,真的就要在這裡被侵犯了。

頓時,周遭的空氣變的寒冷,以為是錯覺的睜開眼睛,所見的一片冰雪的景象,但只有我的周圍並沒有結冰,小勝他的腳已整個被凍住。

「還真是惡趣味啊!爆豪勝己。」

此刻帶來冰凍的主人,踩踏穩健的步伐從巷口的光源處走進來,背光的他看不清此刻的表情,但我知道他現在一定也是冷著一張臉,注視著面露兇煞的小勝。

「你這一半一半的傢伙,總愛來打攪我的好事。」

「哼,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

轟焦凍,過去NO.2英雄安德瓦的兒子,個性是一半燃燒一半凍結的強大能力。

他們倆個看似冷靜的外表下,卻暗藏著一觸擊發的危機,互瞪著彼此,我忍不住退了一步,將地上購買的東西撿起,尷尬地衝著這兩個人笑。

「幫我把東西提回去吧!我們回家,好嗎?」

「………」
「………」

他們沒有回答,只用行動表示。

轟君將冰溶化掉後,提起我手裡其中兩包,小勝也快速的搶走我手上的兩包,然後不發一語的往前走。

基本上對我的話都不會有意見,如果是跟小勝單獨在一起的話,他肯定會碎念幾句,但還是會依照我的希望去做,不過如果是轟君也在的話,他就會比較安分,因為轟君是個溫柔的人,對於這點,他一直都很不爽。

「還好嗎?」轟君體貼的詢問,並幫我把衣服整理好,我微笑的點點頭後,他才撤掉方才嚴肅的面容,溫柔的對著我笑,並在我臉頰上輕輕一吻,並牽著我的手一起回家。

長大後的我們,關係比任何人都要來的密切,卻也是最岌岌可危的關係。

已經忘了是從何開始,我們三個就莫名其妙的住在一起,以我的立場來看倒是沒什麼,但這兩個人關係從學生時期就不是很好,現在好像又因為我的關係變得更差,要在同一個屋簷下相處,每日每夜的爭吵簡直是一發不可收拾,從不間斷。

唯有在一種情況下,他們會有和平的瞬間,雖然是很不情願隨時都會引爆的那種『虛假的和平』,但至少他們都這麼相處了一些時日了。

總之,我們就是這麼莫名其妙的同居起來了。



回到屬於我們三個人的家後,他們將東西全數放到冰箱整理好後,來到客廳站在我的面前,我一邊整理我們拖下來的衣物,一邊深吸幾口氣故作冷靜後,坐在沙發上靦腆地朝他們微笑,向他們伸出雙臂,得到對方一人一手的交扣和彼此的溫暖的體溫,不盡相同的味道。

我面對著轟君,他輕揉的撫摸著我的頭髮、臉頰,小心翼翼地親吻著我的唇,帶著觸碰一碎物品的心,啃咬著我的唇後,靈活的舌勾著我的舌交纏,牽起透明的銀絲。

我喜歡,轟君的溫柔,因為能從他的動作裡感受到他對我珍惜和愛意,但卻又少了一絲強烈的感情。

「磨磨蹭蹭的天都要亮了。」

小勝在後面抱著我的腰,抬高我的臀,一把連同內褲都扯下,暴露出我最私密的地方,在兩人面前。

「噫──小、小勝你幹嘛?」我猛然被他下一刻的動作給驚嚇到了,連忙扯開他埋在我屁股間的頭。

「擴張啊!還能幹嘛?」他一臉不耐煩像看白癡的表情回答我。

「你、你可以用正常的方式去做啊!那、那裡……很髒的……」

小勝將我褲子拉掉的瞬間,掰開了我的臀瓣,一時之間我以為他想硬來而緊繃著身體,沒想到越感受到不屬於下體挺硬的灼熱,反而是柔軟的觸感時,我還愣愣地轉過身看,沒想到看見的是小勝居然在用舌頭舔我的後面,嚇得我整個人縮了起來,腳也橫在我兩隻間,不願他靠過來。

「嗄?潤滑劑在房間裡,我懶得拿。」理所當然的一句話,順便看了轟君一眼,知道轟君也不打算退身後,他抓住我的腳裸,將我的腿拉開抬起,整個屁股一覽無疑的坦露在他面前後,又開始了他的『擴張』前戲。

「不、不要啊!小勝、別這樣……嗚……」

突然我整個人又被翻了過來,聽到小勝在我後面不悅的咋了一聲,但並沒有說什麼,繼續他的動作後,我跪在沙發上,莫名的扶著轟君的肩膀,他那雙雙色異瞳的眼眸深情地看著我,好似要被吸進去了一樣。

他吻著我的唇,接著一露吻上我鼓動喉結、肩膀、乳頭,吸吮著讓它變硬、變的紅腫後才放開,在往下親吻著我的腹部,來到早已被挑逗到高挺的分身,他認真地注視著的眼眸,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想伸手遮擋,卻被他牽制住手腕。

我們十指緊扣著,下一秒他含住我分身,瞬間的溫熱刺激著我的全身,不自覺得整個人弓了起來。

「啊……不、不要……你們、你們兩個到底怎麼了…嗯……為什麼突然……」

以往的小勝總是很性急的就強壓上來,今天去反常地用這麼溫柔又羞死人的方式幫我擴張,怎麼想也不正常。

轟君在性事上一直都做得很周到,但這可是他第一次幫我口交,而、而且還與以往不一樣,總覺得今天的轟君好像比小勝要來的心急。

「每次都是綠谷先滿足我們,現在換我們先讓你舒服,不好嗎?」

「哈啊、轟…轟君你、別一邊含著…一邊講話啊嗯……」

嘴巴的震動,有股難以言喻的麻癢,前端的刺激,好似下一秒就要射出來了。

「今天可要給你至高無上的快感啊!廢久。好好感謝吧!絕對會讓你再也離不開我!」

小勝獨裁的發言,被轟君瞪了一眼,兩人用視線下了挑戰書後,又再次埋頭苦幹。

我被這兩人哭笑不得的舉動弄的渾身發軟,什麼思考都無法運轉。

最後在他們雙管齊下的刺激中,終於到達了高潮。

我射出來的東西,全數被轟君給含在嘴裡,吞了下去,他抹著嘴角上殘留的精液,撫摸著我發濛的眼簾,拭去高潮後的眼淚。

小勝也突然用力的含住我軟下的男根,用他的口技吞吐著,讓我再次勃起後才退了開來。

「還沒完呢廢久,現在還不到休息的時候喔!」看著情慾的低啞聲線,小勝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解開自己的褲頭在我耳邊:「你可要給我好好的滿足到(滿足我)喔!」

「出久……」

連只有在做愛的時候才會喊我的名字的轟君也輕柔的用聲音覆蓋在我另一邊的耳朵,他的意思用我的名字我便知道他的需要。

我……伸展著雙臂,將兩人攬下,深深的擁抱住,淚水劃過臉頰,帶著讓他們心疼哭嗓,在彼此的耳邊、心靈,留下最深刻的一句話。


〝 我早就離不開你們了。 〞




已經忘了我們何時開始同居、同居的理由是為了什麼,只是一昧地追逐著彼此後,才發現已經離不開對方了。

雖然很狡猾,但我無法從他們兩個人選擇任何一個人。

因為我是這麼喜歡這兩個人,到無法失去他們其中一個。







不過有兩個戀人的下場,便是為了滿足這兩個人,付出的勞力代價是平常人的倍數,幾倍已是不可考的問題了,因為這兩人的體力都是怪物級的,隔天下不了床已是家常便飯的事。

這也就是為什麼,總是會為了那難以啟齒的私事而無法去會議。

有時候我忍不住的想,他們是不是為了不讓我去會議,才總是挑前一天晚上把我榨乾,然後兩個人就能在會議裡肆無忌憚的將平時的怨念火爆的發洩出來。

那是身為學生時期的班長,到現在的主席會長的飯田,很傷腦筋的告訴我的事實。


這是貪心的報應嗎?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