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875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HA / 我的英雄學院》當你的信仰殞落之時……【轟出】

  
凌亂的病床上,交纏著兩具年輕的身體,他們像剛出茅蘆嬰兒一樣,細探著對方的身體,細碎的吻輕輕落落印在彼此的眼臉、口鼻和緊張而鼓動的喉頸。

起初,他只是單純想扶住因為腳傷而沒站穩的綠谷,沒想到最後兩人雙雙跌進了病床上,跌倒什麼的也不打緊,但不知是哪裡鬼迷心竅了,在近距離之下看著綠谷因摔疼了自己,強忍著疼痛,卻最先關心的是跟著他一起遭殃的自己,在那雙焦急的目光中,倒映著彼此的面容,那雙純粹清明的眼瞳,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轟同學你沒事吧?對不起都怪我沒站穩,害你也跟著我一起跌倒……」

「啊!手、手沒事吧?有沒有磕到哪裡?轟同學?」

「你……你也說說話啊……」

綠谷被轟得沉默不語盯得有些尷尬,不知所云的睜著一雙圓大的眼,轟再也無法思考自己接下來的舉動為何意了。

近探他鼻息之間,熱氣噴灑在臉上,額抵著綠谷的額頭,鼻尖觸碰著他的鼻尖,柔軟的唇輕輕吻上他微開的嘴。

綠谷被他的動作給嚇得僵硬起身子,圓大的眼似乎又瞪大了幾分,他閉上眼,玩味在心底笑了笑,隨著感覺親吻著眼前的人。

「唔……嗯……轟……轟同學……」懷中的綠谷在他溫柔中帶點強勢的熱吻中,回過神來,帶著斷續的哭腔喚喊著,雙手掙動的抵在他胸前,做徒勞的抵抗,連帶雙腳也不自覺的弓起,推靠著試圖想拉開兩人的距離,但這一連串的舉動卻有些適得其反了。

因為綠谷的腿橫在他的腰際,就像想要把他整個人夾緊,他的雙手也像是環抱著他一般,緊牢的抓著。
轟猛然意識到自己身體某處的變化,驚的退開坐在床緣,見的得到解脫的綠谷泛著一雙羞澀的水汪大眼,意亂情迷的癱軟在病床上,用手遮擋被吻的缺氧的臉,滿臉通紅的像似要滴出血一般的程度,嘴角還殘留一絲情色的銀絲,刺激著他的視覺感官,真心覺得此景非常不妙。

「轟同學……為什麼……」綠谷用他那雙梨花帶淚的秧綠翠眸直勾著他,他強嚥下哽在喉間的唾沫,撐在床緣的手握緊了幾分,企圖讓指甲深陷肉裡,好利用疼痛換取渺茫的理智,強壓下蠢蠢欲動的興奮情緒。

「抱歉……我似乎……有點欲求不滿?」

「咦??」

面對轟的誠實,綠谷驚愕眨著眼,更加害羞的連耳朵都紅了,頭都抬不起來,不知看哪的視線在一陣亂瞄中瞥見他刻意掩藏卻不自然的雙腿之間,確實在那個地方有著隆起物。

綠谷嚇得差點驚叫出聲,孰不知被快他一步的轟給一掌摀住眼簾,突然看不見的視野,反倒讓他把聲音吞了回去,只能張著嘴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

轟另一手撫著自己的額,露出困擾的神情,臉上也帶著發窘後的紅潤,懊惱的不知所措。

竟對綠谷、對身為朋友的他發情,他究竟是哪裡不正常了?

可是……

「綠谷果然很可愛。」

「咦??可愛!?」雖被轟摀住雙眼讓綠谷感到慌亂,但不知為何只要知道對他做這種事的人是轟,他就沒什麼好害怕的,反而他對轟的話更加不知所措。

「為為為為什麼轟同學會說我可愛?還是說他不是在說我?我自作多情?不不不,現在病房裡只剩我和轟同學,所以他真的是在說我嗎?可是為為為什麼呢?我做了什麼嗎?不不不,應該說可愛什麼的轟同學怎麼可能在說我?但、但是他……」

陷入一片混亂的綠谷口中唸唸有詞,而他也算是習慣了綠谷認真計較起來後的習性,默默的偷瞄著自言自語中那張開開合合的嘴,無奈往自己下身看去。

光是觸碰綠谷的身體,便意識到此刻只有我們兩個人,就進而想到方才的親吻……被壓抑在褲頭裡隱隱作痛的分身,就像是想奪門而出的瘋狂野獸,看見獵物非要咬住不放,徹底食了對方的衝勁,讓他無奈的傷透腦筋。

還在思考該如何緩和綠谷對他造成的衝擊,便瞥見原本應該整齊纏繞的繃帶,現在正凌亂的散開,坦露出繃帶底下那傷痕累累的手臂,及有些變形的手骨,看起來十分紮眼,也十分心疼……



『出久……你就非得要讀雄英嗎?』



綠谷是在充滿愛的環境下長大的,想來他的母親更是無法容忍兒子遍體鱗傷的身體,為他的傷感到悲傷,並發出一個做母親想保護孩子的哀求。

雖是不小心偷聽到綠谷和他母親的對話,但他卻能理解綠谷的母親在看到他滿身是傷的心情,同樣的心疼、同樣的不捨,不同的是立場。

「唔……」

「轟同學?」

內心的糾痛和生理上的疼痛,讓他忍不住彎下腰,靠著綠谷那平坦單薄的胸膛,想著這人身上究竟有多大的能量,竟能承受諸多痛苦,也一如際往的向前而行?

明明是個嬌小的人兒,背影卻如此寬廣,多麼令人安心。

「轟同學你沒事吧?是不是真的撞到哪疼了?」綠谷伸手捉住他的手,想奪回自己的視線,而他也確實放開了他,但在綠谷奪回視線的一秒後,甚至還沒看清任何東西時,帶藥味的繃帶纏上他的眼,再度恢復成一片黑。

「轟同學你這是做什麼?請不要鬧了,我、我想看看你有沒有事啊!」這下綠谷真著急了,但他……

「別什麼事都先為別人著想,你難道就不在乎自己會變成怎樣嗎?」

轟低沉的嗓音噴灑在綠谷耳邊,激的身下人一陣打顫,不過他發現轟的語氣似乎有些生氣?

「轟同學?」

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又讓綠谷擔心了,他莫可奈何的嘆口氣,撫摸著他的臉頰。

「我沒有哪裡疼,我好得很,除了你剛剛看到的情景,身為一個男人,我不用多說應該也明白的難受。」

「唔!」啞口無言,他真的對轟這番坦白直言到啞口無言的地步,正常來講一定會找任何藉口來去掩飾下身的騷動吧?何況……

轟同學似乎是在對我發情??

雖然覺得自己這樣講好像有哪邊不對,但一種直覺告訴他,轟會變的『欲求不滿』原因出在他身上。

「我覺得自己挺忠於心底的感受的,所以雖然丟臉,但我並不想掩藏我的慾望。」轟停頓了一下,輕咬著綠谷軟小的耳垂,並感受到懷中的人僵硬起身子,刻意的壓低聲線,低啞的在他耳邊意有所指的回答。

「尤其是在你面前。」

「啊……」

眼見綠谷不停顫抖的模樣,以為他是害怕自己了,正想從他身上離開時,卻被他準確無誤地抓住。
「為什麼……為什麼要對我說這種話呢?」

「轟同學的心情……我並不明白啊!」綠谷皺起他的小臉,抓住他的力道並沒有很深,只是那無法忽視的顫抖,他也不明白其意。

其實他也不是很明白自己對綠谷的感情,那種迷濛的曖昧情緒,只想讓他觸碰眼前的人,深深的撫摸他身體的每一處、刺探他心底的每一角,他想深入去瞭解綠谷出久的一切。

甚至,得到。

「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他還什麼都沒回答,綠谷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緒,見他用雙手將自己整張臉給遮住,他並沒有拿下眼上的繃帶,依舊維持這樣繼續說。

「轟同學忽然對我說的話,好像是特別的一樣,我想也許是我理解錯誤的自戀想法,但是我……我還是覺得好高興!好高興能得到轟同學的重視,甚至……」

綠谷突然側了個身,將頭埋進枕頭裡,後面的聲音都要被埋沒,但不妨礙他辨識綠谷想說的話,而且那雙包覆在繃帶底下的雙腿不自然得曲起,原本就嬌小的身形變的更玲瓏,他這樣反而會讓人懷疑是想遮擋什麼的意圖。

意識到綠谷現在的狀態或許跟他一樣,他除了有些吃驚外,那條原本還算在理智邊緣的線,已在下一秒後緊繃斷裂。

「綠谷你……」

「我、我知道很噁心,但是我……」轟用食指輕點綠谷的唇,制止他接下來要說的話,畢竟他想說什麼,也猜得到。

「不會覺得噁心的。」轟牽著他的手,摸著他包裹在褲子底下的硬挺,驚的綠谷想抽回手,但轟用力交扣住他的手,不讓他抽回。

「我也是一樣的,對綠谷你產生情慾。」斂下眼簾,親吻著綠谷的指間:「你也會覺得我很噁心嗎?」

綠谷抿著唇,繃帶底下的臉已紅成一片,體溫也高的驚人,他微微搖頭:「不會的。」

「嗯,所以我也一樣,不可能會覺得綠谷噁心的,甚至覺得能夠成為綠谷心中特別的人,我會很高興。」親吻著綠谷的臉頰,身體順勢壓了上去,跨坐在綠谷身上,兩人挺立的部位靠在一起,就算隔著衣物也能感受到彼此的灼熱,燃燒全身。

「我我我我我其實……還不是很明白自己對轟同學的『喜歡』,是不是跟喜歡大家的那種『喜歡』是相同的。」

「因為我很弱小,所以一直都沒有什麼朋友,和小勝的關係也不是很好,所以能和雄英的大家認識,成為朋友,我真的真的很高興。」

「總是高興的懷疑……這到底是現實還是我所期望的夢境?」

綠谷推了推轟欺上來的身體,試圖保持兩人的距離,也緩和那顆劇烈跳動的心,他心臟跳的那麼快那麼大聲,轟一定都知道了吧?

「如果我沒有『個性』,一定不會有人注意我的。」

在這個新進化的世界,『無個性』、『無異能』的人可說是象徵稀有中的稀有,現在雄英的大家,除了爆豪和歐魯邁特,沒有人知道他綠谷出久過去有多弱小,是個想像不到、被人嘲笑的『無個性』。
轟安靜的聆聽綠谷說的每句話,他聽的出綠谷語氣中的悲傷和真實,『無個性』什麼的確實很難想像,何況如果真的是『無個性』那一直以來他的力量又該如何解釋?

但如果綠谷無個性的假設成立,那他又會如何看待眼前的人?

轟盯著綠谷的臉認真在腦內假想了一番,綠谷因為看不見只能靠著感覺和聲音辨別,他疑惑轟為什麼突然不說話,好像一直盯著他的臉看,因為他一直感覺得到面前的視線直勾勾的盯著他看。

雙腿被轟壓著的有些難受,尤其是那靠得近的下半身,更是灼燒他的渾身打顫,他想快點脫離這窘迫的境地,確也戀戀不捨眼前溫暖的體溫。

他嚥了一口口水,伸手觸碰身上人的腰,感受到對方的激靈。

「那個……這裡很難受吧?廁所……轟同學先使用吧,我還能在忍耐一下。」綠谷一邊想拿掉眼睛上的障礙,一邊推開他,但轟並沒有因此退讓,也沒有阻止綠谷拿掉眼上繃帶的動作。

當重見光明的的一眼,所見的是那雙嫣紅翠綠的深邃瞳眸,心臟的跳動……又加快了幾分。

「不必了,在這裡就好。」轟伸手摸著他的臉頰、眼簾,最後是唇……

「我們一起。」

他把綠谷的疑惑吞嚥在深吻裡,他們再次輾轉相吻,但沒一開始的安分,他的手伸往綠谷的褲頭,輕握住那挺立的分身。

「唔!嗯……」

那止不住的顫抖在他身下,小小的手掌抓著他的衣服,雙腿不自覺的微微分開又夾緊的模樣,就像勾人的小惡魔。

從綠谷微張的嘴裡探進逮到機會的舌,攪弄他溫熱的口腔,勾起柔軟的舌,分泌的唾沫嚥不下去的流出,牽起情色的銀絲,滿潮紅緋的面容,迷離的茵綠眼瞳,喘著粗氣的看著他。

沒有什麼多餘的想法,只剩陷入情慾的浪潮,無法自拔。

此番絕景是屬於他的,綠谷因他的一舉一動變的奇怪,是因為他擾亂了他的心,就如同綠谷也擾亂了他的心一樣。

可是建築這份感情的緣由究竟是什麼,他也無法理解,就像綠谷所說的,他的喜歡究竟跟其他人有什麼不同?

雖然他從沒特別『喜歡』過一個人,也沒特別在意過哪個誰,唯有綠谷出久……是唯一個闖進他心裡的人。

………

啊,是啊,他怎麼就沒想到呢?


「哈啊、轟…轟同學、請不要這樣……這樣我、我會……」泛著淚光濕潤綠眸,楚楚可憐的看著他,只會讓他更家把持不住自己。

「沒事的,想射就射出來沒關係,畢竟我也……」逞強不了多久了。

靠著綠谷的額頭,舔拭濕鹹的淚水,伸手也掏出自己的跟綠谷滾燙的性器疊在一起,互相灼燒彼此的感官。

「啊、不…我、我不行了、不要…嗯、哈啊……」綠谷下意識的攀上轟的肩頸,醉人的呻吟聲響徹在耳邊,如催情的毒癮一般,令人意亂情迷。

轟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兩人的呼吸急速不穩了起來,即使大汗淋漓仍舊緊緊相擁著彼此,他們互相親吻、互相倚靠、互相發洩過多的壓力,在這青春年華懵懵懂懂的15歲,出格、華麗、有勇無謀的揮灑年輕人的專屬權利。

所謂的愛戀是什麼?所謂的渴望是什麼?所謂的『重要』是什麼?在這個年紀裡,基本上無需考慮那麼多,只需不留遺憾的遵循本能,那或許就是編織自己未來道路中重要的過程。

「不、轟…轟同學……我、我已經……噫、哈啊啊──!」被綠谷緊抱住的力道,在淋漓的高潮中加深,他也無法支撐的趴在綠谷的胸口,滾燙的白灼噴灑在兩人身上,弄髒了衣服、弄髒了床單,卻得到前所未有的舒坦。

稍稍緩和幾口氣後,轟撐起身看著帶著淚水沉沉睡去的綠谷,眼睛下面有著濃濃的黑眼圈,表示夜晚的他睡的一點也不安穩,因為自責爆豪的事情給他太多的心裡壓力,明明這完全不是他的責任。
看綠谷這麼在乎爆豪,他心裡其實是有些五味雜陳的。

「你對我的喜歡和對其他人的喜歡是否不同,往後你會給我解答嗎?」轟摸著綠谷的臉頰,在他額頭上輕輕留下一吻。

「其他人怎樣我不知道,但我想就算是沒有『個性』的你,還是會走進我心裡的。」

因為綠谷你就是無法放下身邊有難的人,讓自己袖手旁觀坐視不理,不論你的力量有多渺小,但你的心卻比任何要來得溫暖而強大,這即便是綠谷出久的『個性』啊!

從被你用盡全力的『教訓』一頓的那刻起,你……



「你便是我的英雄〈信仰〉。」



撫摸他遍體鱗傷的手腳,眼下坦露出的心疼,他牽起他的手,在那變形的指頭上留下深深一吻,那是他轟焦凍對綠谷出久於心的誓約。

我會用我所有力量守護你,就算哪天你累了,或發生什麼讓你悲痛不已無法走出悲傷的時刻,我都會陪在你身邊,支撐著你破碎的心。


 
在你的英雄〈信仰〉殞落之時,我想成為你新的信仰〈英雄〉。
 






─ 後記 ─


哇!不小心太囂張(?)撸了一發五千字的轟出糧,吃自己大腿什麼,扣痛啊!而且很沒實感 (分太多天來寫完它了,唉,我深感無奈)

此篇的時間點應該看得出來是小勝被抓後在醫院的橋段 (對不起喔在你被抓的時候這兩個人居然在做情竇初開的壞事,這是一種紓壓啊!()) 

其實原本預想還有一段關於小久媽媽和轟的第一次對談,但因為他們解放完後寫的太結尾感()了,所以我只好砍掉直接讓他接真正的結局段子 ()

啊,其實這篇我是很想圖文配的說 (雖然圖跟轟出無關為了結尾的情境,但因為我太懶了XDDDDD 所以有機會再補 (你現在的補通常都沒下文啊!)

在這可以先說說,就是小久抱著被打倒的乾扁()歐爾邁特痛哭的情境,很喜歡少年漫中的師生情,老師壯烈的死去留給主角悲痛傷害,卻也是讓他更加進化堅強的段子。

不知後面那段話是否能讓大家如此聯想呢?^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