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875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籃》妖禍前傳 - 永世約 (5)【紫赤。赤黑】



在眾多的聲浪中,我明白其他人對於我的看法,在武士的家族裡,不論是女人還是小孩從小皆會習武,我既不是天賦異稟,也不是特別突出,我單純只因為是父親的兒子,才會在家族裡特別受到矚目。

就算我沒有成為黑子選擇的武將,也會繼承族長之位,因此從小我就跟在父親身邊學習,認識本家的人,也就比其他人更加接近令人稱羨的權衡關係。

只是這些看在別人眼裡很重要的東西,對我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

說我自大也好、不識好歹也罷,我只是純粹遵循著『火神一族』的信念,維持家族該有的傳統,不想因為權利或名聲而改變我們應該尋找的方向。

那些莫虛有的東西,已成了毒藥,連效忠的對象也能改變。

從古至今,我們火神一族效忠的對象只有黑子家,但這點自從黑子納入赤司門下後,外界與內部的看法都悄悄做了改變。

在赤司一族強大的勢力下,我們火神不再只屬於黑子,而是同樣附屬於赤司門下,配掛著全城第一武士的稱謂,服侍著赤司家的人。

在這光環之下,迷失了聲稱我們的榮耀與信念的人,有多少?在那些自以為忠誠,開口閉口名將、名門、光榮的族人口中裡,有多少是真心看待自己的『主人』,而不是可悲的權利?
所以當黑子在眾多一族的年輕武將裡,直視的對象、選擇牽住我的手的那一刻,我便明白自己的堅持並沒有錯。

我們火神一族祀奉的人只有黑子家,無關乎赤司、無關乎權利與名利,我們就只是黑子家的武將,如此而已。

我毫無膽怯的直視赤司沒溫度的雙眼,也不怕得罪對方,讓自己陷入窘境,堅持己見決不退讓的決心,不會因為眼前的人說了幾句話,就改變幾十年來的思維。

「只效忠哲也一個人……嗎?」赤司瞥開視線,輕笑低喃。

「那如果現在反對的人是赤司當家,你的立場還是會如此堅決嗎?」

「老爺的話當然還是會聽,但只要黑子沒同意讓我離開他身邊,就算老爺自怎麼討厭我,我也還是會繼續待在黑子身邊,頂多減少出入在老爺面前。」

「另外,老爺的命令只要不是會傷害黑子和背叛黑子的事情,我也是會聽從的。」

不過老爺對自家兒子選擇當身邊的隨從這件事,從沒意見,不,應該說是漠不關心。

「齁哦 ~ 我很感慨你有這份自信,但你似乎並不明白,就算是當家(父親),沒有我說的話要來得有份量。」赤司露出聽到滑稽可笑的話一樣,譏笑的表情。

「只要我想讓他換掉你,他就會聽我的,哲也是不會違抗我的。」充滿威脅的話語,就像是要讓我了解,我是無法違背赤司的命令一般,是必要臣服於他底下。

「嗯,我很清楚,你在黑子心中的地位。」我平淡的回答,低頭默默收起吃完的點心盤子和茶杯,並肯定的笑著說:「但你絕不會這麼做的。」

「………」

「你不會做出任何讓黑子難過的事情。」

沒有什麼證明、也不是多麼深的交情,純粹只是相信,相信眼前的人對待黑子的心,以及黑子所望的人,是他無可失去的一切。

赤司淡然地站起身,越過我身旁,悄聲的說:「記住你今天所說的話,火神大我。」

「在這世上,唯獨你,絕不能背叛哲也,就算是我……只要你認為有一絲一毫傷害到哲也的可能性,都必須得阻止,就算用以這條命去換,也不准你讓哲也受到傷害。」

「這是當然的。」我毫不遲疑的下了承諾,並聽見他哼出滿意的輕笑聲,越過我身旁。

「不過您應該是最不可能傷害黑子的人吧?」對赤司方才的話,對他自己的質疑這點感到疑惑,進而追問,只看到赤司歛下眼簾,刻意用讓人聽不清楚的聲音呢喃。

「誰知道這股力量何時會爆發?而哲也將會是被這股力量波及的第一人,是我不願想像的未來……」

從未在赤司身上感受過的不確定感及不安,這些負面情緒一閃而逝,在還沒來得及理解的當下,森林裡已傳來陣陣喧鬧。

「小赤 ~ 我們回來了喔!」

「紫原君,慎重警告,請放我下來。」

「誒?生氣了?」

「沒有。」

「那就是生氣了。」

「………」

紫原和黑子的聲音從樹林裡傳出,當看到人時,已經是紫原將黑子放到地面自己走路的模樣了。

紫原似乎很喜歡將黑子帶著走,說是因為他行動的太慢,而且黑子很輕盈,一點負擔也沒有,身為黑子最貼身的武將,當然也是最清楚自家主人的體重有多麼令人堪憂,如有哪一天被吹走了怎麼辦。

「回來了啊。」

我接過黑子懷裡的果實,聽到裏頭的赤司用不大不小的聲音確認,黑子小跑步的跑到赤司身邊,輕拉著他的衣角。

「我們回來了。」

黑子露出靦腆的笑容,像在撒嬌一般,由著赤司撫摸他的頭。

平時一臉淡漠的黑子,只有在赤司面前才能看到他露出幸福的笑容,會像個普通的孩子一般,跟人撒嬌,不然平時摸他的頭以示鼓勵,可是會被對方給拍落的。

赤司也是,只有在黑子面前,那雙冰冷的眼睛才會有所溫度,看得見他對這世間唯一的柔情。

將黑子寵成這樣的人,怎麼想也無法想像得到對方會去傷害他最重要的人。

但,未來如何,並不是凡人所能預測的。

「吶吶,小赤,今晚要吃什麼?」紫原將不知從哪帶回來的竹籃放在桌檯,走到赤司面前,用額頭輕撞赤司的額,據說那也是牠對赤司的撒嬌方式,雖然絕大半時間紫原更喜歡抱著赤司,而赤司並不會像黑子那樣抗拒。

紫原是隻非常喜歡赤司的妖怪,牠們之間的關係黑子並沒跟我說太多,不過每次看他們這樣,就會十分好奇這一人一妖的過往。

或者該說,存在於這裡的生物,他們之間的牽絆與家族本身的秘密,都讓人在意。

低頭看著牠們帶回來滿載的蔬果和綠間竹籠裡的魚,看得出他們今天大豐收,腦內也忍不住去思考這些食材可以弄些什麼來吃。

因為想的太認真了,所以沒發現淺藍色雙瞳的主人,正看著我,並在下一秒發出讓在場所有生物瞠目結舌的訊息。

「我想吃火神君煮的飯。」

黑子突如其來的發言,不只讓我驚愕,還讓其他傢伙露出狐疑的眼神,瞪著我看。

「黑仔,這傢伙行嗎?」嗜吃如命的紫原,第一個發出質問。

「堂堂大妖怪,跑茅廁像什麼樣?」

「食材很珍貴的,可別浪費了。」

「………」你們這群傢伙,究竟要鄙視人到什麼程度才甘願?

「請放心,火神君煮的飯菜可是非常美味的,我敢掛保證的。」黑子很男子氣概的搥胸拍鋪掛保證,信心十足的模樣,讓赤司勉為其難的同意。

「……既然哲也都這麼說了,那就期待一下吧。」

「誒 ~ 既然小赤都這麼說了,那……好吧!晚餐之前我再去摘些備用糧食好了。」

「嘖,我頭一次跟你有相同的看法,紫原。」

「我可以當個食客或自己去森林裡自給自足沒關係,你們無需勉強。」我有同意要煮給你們這些傢伙吃嗎?少往臉上貼金了,可惡!害我感慨綠間跟紫原頭一次這麼有默契的心情都沒有。

「請你們相信火神君,也請相信我的判斷!」黑子拉著兩妖真的要離去的衣袖,不服氣的說。

黑子你別阻止牠們啊!我還省得麻煩勒!

「敦、真太郎,你們就乖乖坐著等吧,真不合胃口,在出去找東西吃也不遲。」

「………好吧。」

赤司一發話,便決定牠們的去留,莫可奈何的等待。

「走吧!火神君。」

看牠們頹然的坐定位等待,黑子莫名的像是賭一口氣一般,將我洩進灶房,開始洗手作羹湯。

然後在這天,讓這些狗眼看人低的妖怪,為了一餐,態度上有了極大的轉變,從紫原不再稱我『這傢伙』變成火仔,還有那隻狐狸開始願意跟我親近,以及綠間講話冷諷我的次數變少,就能看出這群生物見風轉舵的速度。

並順便被質疑,一個武士家庭出生的人,怎麼這麼會做飯這點,就算我回答說興趣使然,他們也不會相信吧?即便是事實。

但他們的反應倒是挺出乎意料的不在乎原因,這反而讓我鬆了一口氣,不然每次這麼說都會被人用奇怪的眼神注目,已感到厭煩了。

「哲也,時間差不多了。」

正當大家吃得差不多的時候,赤司忽然如此提醒,這讓原本心情不錯的黑子,瞬間看得出隱藏在淡然的面孔之下的低落情緒。

他默默地放下碗筷,低垂著頭,模樣既可憐又無辜,赤司苦笑的摸著他的頭。

「你想來,隨時都可以來,就不要擺出那麼落寞的表情了,哲也。」

「嗯……」他主動抱了抱赤司,小聲的說:「征君,恭喜你16歲了。」

「哲也也是。」赤司回抱住自己的胞弟,輕撫那頭天藍的長髮,眼中盡是不捨,但理智上還是較強的拍拍黑子的背,然後叫我帶他離開,自己目送著我們。

走出森林的一路上,黑子都很安靜,我跟在他後面,也不知該說什麼,直到我們回到主屋碰上匆忙的侍女,才打破那股壓抑的沉靜。

「火神大人!您去哪兒了?祭典都已經結束了,老爺正在找您和少爺,您有找著少爺嗎?」迎面而來的侍女在看清我後,明顯的鬆了一口氣,但沒發現到黑子又緊張了起來。

我指著站在她旁邊的黑子,沒意外的看到是女瞪大了眼,差點尖叫隱忍的模樣。

「對、對不起,我沒發現您……」

「嗯,沒關係。父親找我嗎?」時常被人忽視的低廉存在感,黑子習以為常的直奔重點。

「是的。」

「好,我知道了,謝謝妳。」黑子禮貌性的點點頭,走過侍女身旁往老爺的寢室走。

「啊、不、不會。」對小主人有禮的態度不太習慣的侍女,有些不知所措的紅了臉,然後發現我在看她,她不好意思的迅速低頭離開。

我看了一會,連忙跟上黑子的腳步,問:「等等你打算怎麼跟老爺解釋?」

在前往老爺寢室的途中,首要之事就是先串供好。

「嗯……應該什麼都不用說吧?」黑子歪著頭思考了下,但說出的話一點建設價值都沒有。

「嗄?」

「父親他……應該什麼都不會問的。」


您的不確定辭,讓我十分擔憂啊!我的少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