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夢迴夜

關於部落格
記憶,存在於過去。 回憶,沉澱於夢迴中。
旅途中程著回憶,在於夢中。
  • 1875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光陰を踏み建つ (5)【鶴一期】

明媚的早晨,帶著暖意不炎熱的陽,照亮整片身處在異空間的幻世,如此天氣,十分適合出征的日子。

但在本丸內部出征前一小時,眾多人口的栗田口一家,正慌亂地四處跑竄,引起一陣騷動。

「有沒有人看到一期哥?」孩子們見人就問。

「怎麼了?」有人關心的問了一句。

「一期哥不見了?」

「房間裡的被子還臨亂的擺在地上,人卻不見了!」規矩的一期一振是不可能做出沒整理房間就出門的事,這就是為何短刀藤四郎們緊張的原因。

關心則亂,各種一期一振是不是遇襲等等,諸如此類的荒誕想法,讓他們失了平日的冷靜。

也加入這次出征隊的燭臺切光忠和大俱利伽羅,已準備好要到飯廳集合,就見到這副混亂的場景。

聽了緣由後,他平靜地指出一個可能性,而這個可能性聽在藤四郎們耳裡,可一點都不平靜!

「一期他會不會在鶴丸那裡?」

栗田口家的短刀們,齊聲將視線轉向光忠,那不知是冷靜還是什麼的眼神,看的光忠心驚驚,隨後不負責任的補了一句:「我只是猜測,不要認真……」

他們認真了。

不到兩秒的時間,他們就衝個沒半個人影。

「……我是不是做了什麼會對不起鶴丸的事?」光忠心有所感地說著。

「………」俱利沉默地拍拍他的肩膀,叫他別難過了,這只能怪某人喜歡上的傢伙是擁有一群兄控部隊的對象。

 

「鶴丸殿你這混蛋!!快把一期哥交出來!!」率領短刀部隊的亂藤四郎,氣勢與殺氣兼足的殺到鶴丸的房門口,一拉開看見的景象,瞬間擊殺了短刀們能接收的範圍容量。

「唔嗯……啊、亂醬你們……咦?我們該不會睡過頭了吧……」

房間裡,只有一張床被,而被聲音吵醒、不應該在這房間、短刀們在尋找的對象,現在正揉著一雙迷濛的雙眼,若無其事地和他們招呼幾句,連忙叫醒他身旁還在睡的,這個房間的主人,鶴丸國永。

「鶴丸殿快醒來,出征的時間要到了。」

完全沒感受到弟弟們晴天霹靂的心情的一期一振,用很親暱的舉動,拍拍鶴丸的臉,低身在鶴丸耳邊叫他醒來,對方卻得意忘形地將一期好聽的聲音當作催眠曲,掛著滿足的笑意,環著一期的腰的手緊了幾分,快把他整個人都埋在一期懷裡了。

「鶴丸殿別撒嬌了,快起來啦!」一期一振拉著懷中人的手,想把人給拉起來。

只見鶴丸微微睜開雙眼,帶著慵懶的微笑,伸手撫著一期的臉,用低啞乾澀的嗓音,向眼前這個相伴許久,如今朝向嶄新關係的人,道出不同以往的早安問候。

「早上好,一期。」伴著磁性的嗓音,耍賴的在一期身上賴床:「完全不想起來啊,一期的襲擊弄得我好累!」

「請不要說些讓人誤會的話,鶴丸殿。」承認自己清晨時是有些衝動,但被鶴丸殿的用這種微妙的口吻說出『襲擊』怎麼聽怎麼彆扭,臉上也不自然的紅潤起來。

鶴丸衝著他嘻笑了一番,一期沒好氣地整理鶴丸那凌亂的頭髮,相視而笑。

這衝擊性的一幕,能明顯感受到他們兩個人間的相處氣氛,有很巨大的改變,已經徹底挑斷站在最前頭的亂全部理智了。

頓時感到自己門外有一股濃厚的殺氣,鶴丸心驚的轉頭望向門邊,說實話,他剛剛是真的睡得太舒服,沒聽到他們來的吵鬧聲,是等一期叫他他才醒的,他又因為和一期有了突破上的關係,才一時被幸福給沖昏頭,沒注意到門口竟站了一群人。

被一群人圍觀秀恩愛沒什麼,他只要不是面對一期一振時不時地萌殺,他的厚臉皮可有三公尺的自豪,只是這臉皮可無法抵擋一群兄控的擊殺啊啊啊!

「呃……等等,我們需要平心靜氣地坐下來好好談談,不是意氣用事,傷和氣不好的。」鶴丸立馬雙手高舉過頭放開一期,表示降伏,但亂哪還有理性理他的的投降,率領短刀們各個亮出鋒利的短刀,想殺個鶴丸一遍又一遍。

「哇啊啊!等等快住手!我可還要和你們一期哥出征啊!有什麼不滿可以回來在算嗎?」看這仗勢,真心覺得性命堪憂的鶴丸,連忙躲在一期一振身後。

「你剛不是說不想起來嗎?讓我們砍了你,你就能如願以償了。」亂黑著一張恐怖的臉,掛著陰險的笑。

「不不不,那只是玩笑玩笑,主上的命令怎可違背呢?」何況不是一期陪在我身邊,我留著幹嘛?現在只想24小時都在一期身邊啊!

發現鶴丸偷瞄了一期一振一眼,還笑的一臉痴憨,尚未平息的怒火,又被點燃一層,在打算不計後果,也要殺上鶴丸一兩刀的亂,說什麼也不想放過此人。

「你們都別鬧了!早飯的集合時間都要過了,是要耽誤出征時間嗎?」一期一振嚴肅的喝止兩方的爭吵,拉著鶴丸到裡面著裝,自己領著弟弟們離開鶴丸的房間,回自己的房間梳洗一下。

有一期一振在,他們不好在對鶴丸出手,內心有在大的不滿,都只能咬牙忍著。

「一期哥,你為什麼會在鶴丸殿的房間?」算帳可以忍,原因可不能馬虎。亂扯著一期的袖子問,其他人都檔在他的面前,一副一定要知道原因的架式。

看弟弟們沒得到結果,絕不妥協的模樣,一期無奈的摸著他們的頭說:「昨天醒來時,有一件很急的事想跟鶴丸殿問清楚,問完後就地而睡也沒什麼,以前我不也時常跟鶴丸殿一起睡嗎?」

那是一期一振剛來本丸的時候,因為半夜時常會做噩夢,說一些夢話吵到大家,雖然弟弟們很關心他每晚都輪著陪著他一起睡,但因為知道自己有這問題,和弟弟們睡的時候,他反而無法入眠,時間久了精神就不濟,影響狀態。

當時主上便讓照顧他的鶴丸想想辦法,鶴丸才提議讓他跟他一起睡。

一開始他當然很不自在,但鶴丸總是會講一些笑話或睡前故事哄他入睡,等他睡著進入每日每夜的噩夢循環時,夢中便會依稀傳來一聲一句的安撫,對當時的他來說那聲音非常適用,確實很快就能撫平他躁動的心神。

他也曾想過為什麼,硬要說個原因的話,大概是在他從無盡的暗中醒來之時,因為那個聲音的引路,才將他帶來這片光明的本丸。

他並沒有特別向鶴丸確認夢中的聲音是不是他的,因為不管是不是,待在鶴丸身邊是最安心的這點,成了一期一振的歸屬。

因此,從以前他對鶴丸就有一定程度上的依賴,即便長大後把這孩子氣的習性隱藏起來,也無法忽視那人對他的影響有多重要。

對於弟弟們與鶴丸之間的紛爭,他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是他看不懂弟弟們計較的是什麼,而是他挺享受鶴丸對自己的執著,即便被弟弟們追著喊打喊殺,他還是會對自己好,還是會想和他待在一起。

雖然這麼做有點對不起鶴丸,但那也只是他一期一振對他的一個小小惡作劇罷了。

一期的回答無法讓亂接受,反而覺得煩躁,但實質上他到底想聽到什麼答案自己也不明白。

他是了解一期跟鶴丸的感情有多好,也依稀感覺到那種好跟對他們或對其他人並不相同,只是,他還不想讓出自己最愛的哥哥!

「是有什麼急事一定要當下說?一期哥今天可是要出征的,有什麼急事比起我們更重要?」

不想讓一期哥心裡除了弟弟們以外,還有人比他們更重要!

「對一期哥而言,我們和鶴丸殿到底誰比較重要?」亂失控的對一期大吼,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一期也被亂的激動情緒弄得驚慌失措了起來,他沒想過亂會對他和鶴丸的關係介意到這種地步。

當想說點什麼安撫時,一聲清脆的巴掌聲打在亂的臉上,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因為沒人想像過這兩個人會有爭吵的一天,就別說亂被對方單方面打了一巴掌。

藥研藤四郎冷著一張臉,站在亂面前,左手還高舉著,亂瞪圓了大眼,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兄弟,一個脾氣想發上來,就被藥研高聲打斷。

「小孩的任性脾氣是要鬧到什麼時候?」

「一期哥雖然名義上我們的大哥,但照顧我們並不是他的責任!別忘了我們只是刀,並不是人類。」

在人類的外表下,我們擁有自我、擁有感情,有時會模糊了自己身處的焦點,自己究竟是人,還是冰冷的兵器?

「一期哥有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權利,他的人生可不全然綁在我們這群小鬼身上。」藥研緩和臉上嚴肅的表情,放柔了聲線:「因為我們而剝奪一期哥的自由,讓他為難、不快樂,不會是你所樂見的吧?」

藥研拍著亂低垂著頭。他清楚亂的心情,也知道亂其實也明白一期哥跟鶴丸殿的事,他只是不希望自己最喜愛的大哥,心裡有除了他們以外的外人介入。

就像是飼主養了新寵,而被分了心神,忌妒起外來的新寵一樣的心情。藥研無奈的看著抿著唇的亂,那雙漂亮的眼睛,已泛了紅。

畢竟,他是頭一次被藥研如此嚴聲厲罵了一頓,兩人平時關係可好了,藥研從何這樣訓過他?不論他做的在過分、多任性,藥研一直很包容他的任性,甚至還會給他出主意怎麼整鶴丸,這樣的人現在正用嚴肅的口吻罵他不要再任性了。

其實藥研比他更清楚一期哥跟鶴丸殿的關係,但他還是會為了他的孩子氣,幫他在鶴丸殿身上出口惡氣。

現在,這顯然是兩人確認了某種關係的改變後,他希望一期哥永遠將他們視為第一位的心情,成了無理取鬧的任性,只因他的任性會破壞一期哥的快樂,讓他為難。

亂緊咬著唇,滿肚子的委屈和羞恥,對於造成一期哥困擾,還慘忍的讓他做選擇,他感到自責,可是那都只是因為……

「亂醬。」

一期蹲在他面前,撫摸著他的頭,讓他將臉抬起來看看他,就見亂那張哭的一蹋糊塗的臉,一期依舊溫柔的對著他笑。

「不論是誰,都無法取代我愛你們的心,就算讓我在你們和鶴丸殿之間做選擇,我也會毫不猶豫地選擇我的弟弟們。」

「只因為我愛你們。」

他將所有藤四郎的孩子們全部攬過來抱了抱,有些人早在藥研說那些話後就已經哭了,有些人因為一期的選擇痛哭失聲。

這些,都是因為他們相愛著彼此,他們是最重要的家人。

站在轉角邊緣已久的鶴丸,把他們的爭吵全都聽進耳裡,無奈的仰著笑,忍不住低喃:「我的戀人有這麼多擁護者,壓力可真大呢。」

這是早就知道的事,可是他依舊是喜歡這個人,就算他把自己的弟弟看的比他還重要,他還是非常喜歡這人,到無法放手的地步。

這場混亂,總算以好結局落幕了,而鶴丸和一期一振的遲到,也已經是注定的了。

 

「你們倆……知道集合時間已經過了嗎?」長谷部挑著眉,冷著一張臉,看著姍姍來遲的兩名隊員,一個正啃著飯糰漫不經心的聽長谷部訓話,一個低垂著頭一臉歉意的聽訓。

「我真不敢相信,居然有人會在出征的日子遲到。」重頭到尾長谷部的目光都在某位一直啃飯糰的傢伙身上,嘴上的砲火也是對著他,對方也是蠻不在乎的邊看他邊吃,如此囂張跋扈,真是想一刀砍了。

反倒是……

「真的很抱歉,在這麼重要的日子耽誤了時間。」

另一個真心知錯的人,他一點都不想責備,可是某人那麼白目,還是會忍不住多念幾句,也就苦了那一同遲到的認真青年。

一期一振低頭彎腰,臉上寫滿了自責,並和所有隊員道歉,也到主上的轎前面九十度鞠躬:「主上,真的很抱歉!」

「主上,請您不要怪一期哥!都是我們的錯!」

「是我們耽誤了一期哥的時間,真的很抱歉!」

「請主上不要怪罪一期哥!」

栗田口家的孩子們站在一期一振身旁,請求原諒,不要怪罪他們的大哥。

但誰會想去責怪一期一振,反而會對一期沒守時的事感到訝異,長谷部會這麼叨唸的原因,只因為某位把飯糰吃的津津有味的傢伙,實在太欠扁了。

鶴丸將自己那份飯糰吃完後,拿起另一顆塞進一期一振手裡,舔著沾著飯粒的手指,默默的站出來,一把攬住長谷部,拍拍他的肩膀,沒好氣的勸說。

「長谷部老兄,我們可都知錯了,講在多也彌補不了浪費的時間,現在在被你這麼一念,不就要到黃昏才能出發了嗎?」

你以為這都誰害的啊!!能在眾人的臉上看到此刻吐槽的心情。

被鶴丸攬著肩的長谷部更是臭著一張臉,拍他開他的手。

「孩子們跟一期都要自責死了,這麼委屈,你讓我還能默不吭聲,讓你一直欺負他們嗎?」

「誰欺負他們了?」被如此栽贓,長谷部怒視著他,要不是他跟鶴丸熟到不能在熟的地步,知道他愛做亂的性格,依他跟一期一振不同方向的認真個性,早就跟鶴丸打起來了。

鶴丸也很明白長谷部,只笑了笑,走到主上的轎前面,柔聲的對轎裡面的人撒嬌:「主上不會見怪的對不對?」

臉皮之厚,到厚顏無恥的地步。

「呵呵。」轎裡的女人,發出清脆的笑聲,一點也不計較鶴丸越軌的行為。

「當然。不過回來時,你要跟我報告,你知道的。」主上的聲音聽起來挺愉悅的,講的話也只有鶴丸明白,其他人聽不明白,也只能算了。

「當然沒問題,我的主。」鶴丸回以一個公正的行禮,這場遲到風波便結束在他與主上之間的打啞謎上。

如此這般折騰,尋找平野藤四郎的出征任務,正式出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